污染產業 逼沿海養殖走絕路
 
2010-4-14   台灣立報  
 

【記者胡慕情專題報導】「庶民經濟是兼籌並顧,要給大企業發展空間,也要給庶民行業更好空間!」行政院長吳敦義喊出庶民經濟口號,強力推動西部沿海大財團開發案,反而嚴重排擠「庶民產業」。今年養殖漁民舉辦首屆「全國養蚵高峰會」,向污染產業說不、要求政院重視漁業永續。

文蛤、牡蠣是台灣人常吃的海鮮,近7成文蛤產於雲彰一帶、牡蠣則分佈雲嘉南。這些沿海養殖區幾十年來不斷遭受高污染工業染指。

長期剝削農漁業

雲林養殖業者丁宗銘以養文蛤維生,大嘆政府總是護航大財團、忽視農漁民。丁宗銘說,台灣的文蛤屬圈養型,民國6、70年代開始人工繁殖,文蛤存活率高,也造成供需失調。雖然文蛤在市場上能喊到一斤70元,但漁民頂多拿30元。「農漁業長期存在的層層剝削,幾十年來沒變過!」

從事農漁的困苦,讓部分居民期待工業改善生活。雲林麥寮鄉於是迎來台塑六輕,「六輕一來大家死更快!」丁宗銘說,文蛤和人一樣,需要空氣、水和食物,自從六輕設廠,排放的二氧化碳和衍生污染物落入水中導致水質變酸、懸濁度大大提高,對養殖的影響相當大。

污染造成藻類繁殖

文蛤與牡蠣以藻類為主食,透過細菌分解有機物成為養分。丁宗銘說,工廠排放的空氣污染造成藻類大量繁殖、水質優養化,淺海養殖產業因為食物來源不正常而減產、影響養殖物的肥瘦。

從75年開始養文蛤的丁宗銘,在六輕設廠前後的養殖收成落差極大。「以前我們放(放苗)文蛤,8個月或頂多一年就能收成。每公頃有台幣70萬元收入;但現在收不到50萬,收成時間還得延長至1年半甚至2年。

「當初我們收成60萬有45萬的利潤,現在只剩10萬,如果親身經歷過,就知道天地之別!」丁宗銘哀怨地說,文蛤和牡蠣只要環境一有污染就會長不大或死亡,「六輕已經很糟了,沒想到現在還有其他開發案!」

正在動工的中科四期,以及正在環保署進行審查的國光石化,都將嚴重剝奪中部水資源、排放廢污水,目前中科四期廢水會排放到濁水溪或舊濁水溪,尚未定案。

解決不了的污染物

中科四期放流水為光電業用水,台大漁業科學研究所教授陳弘成一再強調:「廢水會造成百分之百的綠牡蠣!」雖環評審查結論針對綠牡蠣問題做了「廢水量高於6萬CMD或河口牡蠣體內銅檢測濃度值超過100mg/kg濕重,應以海洋放流管排放」規範,但「光電放流水有我們根本解決不了的物質!」

彰化環保聯盟總幹事施月英指出,根據中科四期將進駐的最大廠商友達光電業過去的污染經驗,友達在桃園龍潭廠的廢水中被發現含有全氟化合物(PFOA、PFOS),「這是目前任何科學技術都解決不了的污染。」環署水保處簡任技正張莉珣也坦承,PFOS與PFOA在世界各地都因無技術解決而無法管制。


中科四期過關,環署開始擬定光電業廢水的放流水標準,卻遭到相關產業廠商反對。台灣科學園區同業工會召集人丁立文說,除非「有很充份理由」指出光電業嚴重污染環境,否則特別訂定「毫無意義」。

責任歸屬最難舉證

因為科學園區廠商皆以「企業機密」為由,不提供產品製程,加上工廠不只一家,污染發生後,很難釐清責任歸屬。丁宗銘以六輕為例,居民明顯感受到六輕來了以後養殖產量變差、健康問題變多,「但台塑卻要我們舉證,否則說不是它們的問題!」庶民產業受到的衝擊至今都未被賠償。

西部養殖業不只受到中科四期光電放流水以及台塑六輕的衝擊,六輕五期還要擴產;而箭在弦上的國光石化開發案則要填海造陸。文蛤養殖者洪清山痛罵:「這根本是在扼殺養殖業!」


國光石化俗稱「八輕」,與六輕屬相同產業,除了與六輕相同的污染狀況外,填海造陸後的漂砂問題也會影響養殖業。洪清山說,六輕填海抽砂造地後,芳苑、漢寶養殖灘地一直流失、彰濱工業區填海造陸又讓漁民再次損失,「國光石化來,不是叫我們去死?」

環球技術學院環境資源管理系助理教授張子見直指:「若政府再不重視國土規畫,吳敦義喊出的庶民經濟根本做不到!」張子見分析,彰化、雲林的大開發岸突顯國土規劃錯亂,「彰雲嘉都是沿海保護區,濁水溪口甚至要公告成自然保留區,卻因政府扶助財團而失守,進一步衝擊原本在地經濟!」

張子見表示,六輕進駐後,漁業署曾統計雲嘉南與彰化一帶的養殖數字,其中雲林縣在93年六輕剛運轉時暴增5倍、政府對外宣稱「六輕不影響養殖」。張子見發現,漁業署的統計是詢問漁會,而漁會並無實際調查,以會員數字與養殖面積概算。「93年後換了承辦人,數字就完全不一樣。」

牡蠣幫助淨化環境

張子見表示,牡蠣與文蛤產值不大,但對自然環境與穩定底層社會經濟有重要貢獻,也是「庶民經濟」的核心價值。張子見以牡蠣為例,濾食性動物會將有機質淨化,保護當地水質。中國大陸曾有學者研究,長江外海天然的牡蠣提供了「環境服務」,牡蠣的淨化能力相當於一座可處理2萬人使用的廢水處理廠。

此外,養殖業也與漁業資源相關。國外學者發現台南七股之所以有這麼多黑面琵鷺,便是因為潟湖養牡蠣,牡蠣淨化了海水養殖的虱目魚池;使得牡蠣、虱目魚與黑面琵鷺成為生態循環。

政府強調石化業可帶動上下游經濟發展,張子見分析,鋼鐵業若賺1百元,其中超過一半必須用以支付原料或燃料,加上工業自動化,人力使用上相當低。據統計,養殖業的就業乘數遠高於石化產業,以文蛤為例,每賺1百萬可支持5.67人就業、牡蠣則可支持9.51人就業。

漁業支持弱勢勞工

雲林縣淺海養殖漁業理事長林進郎說,為了工業,政府不斷剝奪漁民原有的漁業權,收回漁業權等於「連養都不能養」。「但插蚵、剝蚵殼,在我們台西,7、80歲的阿嬤都還能以此維生!」傳統養殖產業需要密集勞力,對低教育背景的弱勢農漁村來說,光靠剝蚵殼一天也有數百至千元的收入;張子見以養牡蠣為例,「只要牡蠣少賺1億,就有1千人失業!」

養殖漁民與環保團體認為,台灣經濟發展高度依賴石油,光耗能工業就佔44%,無法永續更不可能降低失業率。他們呼籲政府重視西部沿海傳統養殖、規劃養殖專區、拒絕污染產業,落實「庶民經濟」承諾,讓經濟與環境都能永續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