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溪之水哪裡去?
 
新聞來源:環境資訊協會
 
採訪、撰稿:陳佳珣;攝影、剪輯:張光宗

大安溪的鯉魚潭水庫和大甲溪的石岡壩,是大台中地區的用水來源,當水利署提出大安溪、大甲溪聯合運用的輸水工程,下游農民卻擔心,農業用水被犧牲,質疑這個開發案是為科學園區而興建,究竟這個開發案水要給誰?

停棲在電線上的白頭翁,是花農最討厭的訪客,即使已經張起防鳥網,這些投機客還是有辦法偷襲百合花。覬覦百合花的還有採花賊,為了確保巨額的投資不至於化為烏有,農民在田地旁邊放置小型的貨櫃屋,在宵小橫行時,就要夜宿田邊看顧百合花。這些風險都不比科學園區進駐后里來的高,農民擔心,高耗水產業進駐,對水資源的排擠效應,因為后里地區的農業用水,並不充裕。

后里夾在大安溪和大甲溪之間,大安溪有鯉魚潭水庫提供大台中地區的工業和民生用水,台中農田水利會的后里圳位在鯉魚潭水庫的下游,農民表示,鯉魚潭水庫在上游把水取走,后里圳的水量不夠給農業使用,所以灌區內的后里鄉、外埔鄉兩千多公頃的農地,長期以來都是分區輪灌。花農陳欽全表示,萬一缺水,就會要求農業休耕,以維持民生、工業用水,花農的損失是以百萬起跳,百合花的球莖遠從荷蘭進口,前一年就要預定,既不能退貨,也不能放到隔年再種。

大台中地區的農業、工業到民生用水,主要來自大安溪和大甲溪,九二一大地震徹底改變了大甲溪的面貌,脆弱的山林、土石鬆動,在大雨沖刷下,土石崩落堆積在河川,更讓大甲溪水變得渾濁,雖著濁度上升,豐原淨水場的供水能力跟著下降,為了提供大台中地區穩定的水源,水利署提出大安大甲聯合運用的輸水工程。

水利署表示,台中地區的供水系統缺乏備援系統,大安大甲聯合運用的計畫當大甲溪濁度高時,可以從鯉魚潭水庫支援整個大台中地區的用水,兩條溪流的水量也可互相支援,在豐水期,多取大甲溪的水,鯉魚潭水庫的水儲存至缺水期使用。

這個工程的內容,是在鯉魚潭水庫增設一條輸水管線,每天可輸送110萬噸水到后里,並興建后里第一淨水場,同時利用石岡壩的攔水功能,開鑿一條隧道,每天最高可輸送150萬噸的水,另外設置后里第二淨水場。但是,因為后里第一淨水場就設在中科三期后里基地裡面,供水量每天20萬噸,而中科三期的總用水量就有15萬噸,再加上中科三期后里基地的環評說明書中清楚寫著,科學園區用水來自石岡壩,原水送到鯉魚潭淨水場或是新設的淨水場,就近提供給后里基地使用,這與水利署的大安大甲聯合運用,從石岡壩引水的方式是一樣的。

農民質疑,大安大甲聯合運用,是為中科三期量身訂做,如果是為了大台中,為什麼在后里做兩個淨水廠,直接在豐原淨水場旁邊,或就近在石岡鄉做淨水場就好,何必大費周章。水利署表示,豐原淨水場原來管線老舊,如果管線重新處理,對豐原市區衝擊大,才會選擇衝擊量小,在石岡壩利用隧道,把水送到后里淨水場。

這個開發案要新設兩個淨水場,在環評會中,自來水公司表示,后里第二淨水場是大台中地區的備援系統。而農民則認為,第一淨水場就是給中科使用,水利署回應,實際調水,不管蓋在哪裡,都是往台中、后里送水。花農陳欽全表示,在大安大甲的環評說明書中,有寫到后里淨水場支援台中一期、三期的用水,而且是在后里科學園區第三期進駐後,水利署才提出這個計畫。

潺潺溪水在水圳裡流動,內埔圳密密麻麻的穿梭在后里、外埔的農地間,每到春耕,田間常常看到農民忙碌的身影。農民廖明田和花農陳欽全一樣憂慮,因為內埔圳位在石岡壩下游,枯水期水就很缺乏,如果水又給科學園區使用,對農業的影響很大。

由於在大安溪、大甲溪有許多台中農田水利會的取水口,水利署表示,大甲溪只取豐水期的水,大安、大甲兩條溪流農民的用水量一定會保留。如果風調雨順,農民並不會擔心,最怕是遇到枯旱年,到時候,水資源該如何分配?

花農陳欽全認為,工業、農業應該同時並重,不能將來缺水,優先供應給工業區,讓農民休耕。水利署表示,如果影響民生和工業用水,農業用水被調用,停灌補償每公頃八萬元,至於高經濟作物和景觀作物,會做個案處理。

陳欽全表示,休耕補助的部分,水利署都沒回應怎麼處理,因為后里有將近兩百公頃的百合花田,一分地,光是球莖成本就要60萬,農民投資百萬、甚至千萬的成本,萬一要調用農業用水,衝擊會很大,所以他不希望休耕。

除了水資源的爭議,工程的安全性也引發質疑,在九二一大地震,車籠埔斷層直接通過石岡壩,造成壩體受損,而大安大甲聯合運用,在石岡壩前方開鑿隧道引水,正是斷層經過的地方。台灣生態學會顧問張豐年表示,萬一將來地震錯動,輸水管線會嚴重損毀,相當危險!水利署回應,施工期間會加強灌漿處理,增加混凝土厚度,萬一地震錯動,修復不會造成問題。

引水隧道利用石岡壩既有的攔水功能取水,但是石岡壩淤積嚴重,砂石車在河床上不斷來回清運砂石,原本十幾公尺深的河道,已經淤的跟河岸旁的住家一樣高,當颱風豪雨期間,居民飽受水災之苦。如果莫拉克颱風的大雨降在大甲溪流域,洪水夾帶土石的撞擊力,石岡壩能否經得起考驗。

水利署表示,颱風期間石岡的壩閘都會開,砂石、水會排出去,頂多淤的跟壩頂一樣高。但台灣生態學會顧問張豐年質疑,如果是莫拉克颱風的雨量,石岡壩應該撐不住。車籠埔斷層經過石岡壩,壩體底下的岩盤是破裂的,且水利署模擬的雨量是兩日,不是三天,事實上是低估了衝擊。

由於大甲溪的水利工程非常密集,最上游是德基水庫,往下有青山壩、谷關水庫、天輪壩、馬鞍壩到石岡壩,這些壩體猶如大型的攔砂壩攔阻砂石,張豐年就擔心發生連續潰壩的災難,在九二一地震後,每個壩體多少有問題,經過補強,尤其若是最上游的德基水庫潰壩,引起的骨牌效應,對下游居民將造成毀滅性的傷害。水利署表示,經濟部已經組成水庫安全評估小組,監控全台灣的水庫。

水是個環環相扣的複雜問題,中科一期、三期為大台中帶來繁榮、提供就業機會,卻也是用水大戶。為了台中地區的永續發展,水資源必須擬定承載上限,如果不斷從河川壓榨水資源,水反撲的力量,會是人們難以承受之重。

※ 節目內容及訂閱電子報詳見:我們的島節目網站

http://e-info.org.tw/node/536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