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的記憶~消失中的水生植物
 
文/員山生態教育館 專案執行 - 謝佳玲

水的記憶之與東亞黑三稜相遇

水鳥不經意的邂逅
種下了這份因緣
一群人跋山涉水追尋在煙雨飄渺中的稀世之珍
註定了此刻與東亞黑三稜宿命性的相遇
 
 
 
      
聽說,這葉子細細長長的植物叫做「東亞黑三稜」,仔細摸摸它的葉子像是三角柱一般非常特別,特別的還不只是這樣,在台灣黑三稜科的植物就只有這麼一種,而且數量非常稀少。而在日本則是有較多與它親緣關係上相近的種類,那麼它又怎麼會孤零零落到台灣的?生物學家推測可能是由南來北往的候鳥,將北方溫帶地區的東亞黑三稜帶到台灣來的。想想,這麼多麼難得的一件事情,在遠方的日本湖泊中有水鳥沾帶了東亞黑三稜的種子,又遠渡重洋飛到了寶島台灣,有的應該在半路就落在海上,有的也許落在乾旱的土地上,但就有那麼一些若在合適的湖泊環境後逐漸萌芽、生長、開花、結果繁衍族群,遇上生物學家後,還能循線索查出它的身世。
       生命是如此奧妙,與東亞黑三稜相同生活在這裡的「分株假紫萁」也是極為別的植物。冬天時它的葉子枯萎,到了春天先長出孢子葉,再生長出營養葉,這樣的生活史獨特非凡。展現了水生植物如何適應水域環境的特化,就是一個讓好奇心強的人驚嘆不已的話題。像是眼子菜科的植物,沉在水中的葉子會長得又長又窄,流線型的葉子很適應流水環境隨水流拂動,而突出水面的葉子則會變成長橢圓狀,寬闊的葉子可爭取較多的陽光。
 
       認識並親近了這幾種水生植物,會對於水生植物適應水生環境的巧妙,有著許許多多驚喜,並且會讚嘆大自然的奇妙!
 

 
水的記憶之滿池的蓴菜
 
       曾經,這裡還是個年輕的湖泊時,湖的中心有水,水面上漂浮著一片片比手掌略小的浮葉植物-蓴菜,但是在這裡已經看不到了。為什麼蓴菜在這裡消失?是有人過度採集造成的嗎?不是的,但圓葉澤瀉是因為這樣才不復見。而後又有人拿了圓葉澤瀉種回去,又有人拿走了一點,就這樣來來回回中這裡維持了會有那麼一些些圓葉澤瀉的情況。在以前或許就那麼少數人知道這些不起眼的水生植物寶貴之處,會取點植株嘗試栽種,那些分出去的水草也逐步成為山下的水草教育園區的素材,甚至商品化讓喜歡的人都可以買得到,但到了現在,已經有商品化的植株可以獲取,實在沒有再去採集的必要性,而且科技實在是太發達了,大家很輕易可以有好的攝影設備能夠帶走水草的影像紀錄,水能載舟也能覆舟,科技也讓更多人輕易的獲取這些稀有植物生育地位置的資訊,大大增加因採集而滅絕的風險。
 
       既然與圓葉澤瀉的命運不同,那麼蓴菜是因為有人放養草魚、福壽螺等外來入侵種而被吃光了嗎?其實也不是,那是另一個湖泊所發生的悲劇,那是一個不管是對於放草魚的人,或是反對放草魚的人都是悲劇的故事。那麼是因為農藥與除草劑殺死蓴菜嗎?對山下的其他水草而言的確是個大威脅,但在這裡的周邊全是林業單位的森林,並沒有需要刻意噴灑這些化學藥劑的理由。
 
       那麼,難道是因為整個水域都已經水泥化讓蓴菜在這裡消失了嗎?答案很接近了,但不完全是。水域環境的水泥化真的讓眾多水生生物徹徹底底失去了生存繁衍的機會。對水生植物而言有再多的威脅,像是上述的:過度採集、外來入侵種威脅、人為刻意破壞生態系、農業與除草劑讓水域環境劣化,只要使得生育地環境的條件,改變到超過水生植物所能適應的程度,就讓造成它們消失。若是可恢復的條件,如水質,或許當水質改善後,水生植物還有機會重新生長。但若是像是用水泥化徹底破壞環境的情況,那麼就算水泥下的泥土中含有再多的種子,也沒有再度存活的機會。所以對於這樣不可恢復的影響,就請要格外謹慎規劃、設計、執行。
 
       賣關子這麼久了,揭曉一下蓴菜在這裡真正消失不見的原因,其實是源自於湖泊的自然演替。這裡是個屬於演替末期的湖泊,多半時候湖心已被其他植物所覆蓋,沒有足夠的水域空間讓蓴菜生長,因此族群自然消退了。在別處年輕的湖泊中蓴菜可就還好端端的生活在那山水之間,而且若是在這裡再度出現自然或人為的擾動,相信那些潛伏在土中的蓴菜種子,會悄悄發芽生長茁壯,就像當年遠從日本來到台灣的東亞黑三稜一般;只要,不要再有採集、毒害、與破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