踩進西海岸豐饒的大肚子
 

/人禾環境倫理發展基金會 執行長 - 方韻如

                    

 
      看著牛車從海上走過來,所有同伴都合不攏嘴地紛紛拿起相機,因為這樣牛車背後就是大海與小船的景象,真是太難得一見了!原來這是彰化沿海地區獨有的景象,海邊牛車如果滿載,運送的不是稻米糧草喔,而是一簍一簍帶殼的牡蠣。這裡正是我們全台各地蚵仔煎的大本營,如果沒有這片海灘盛產的牡蠣,我們就很難吃到便宜又美味的蚵爹、蚵仔煎、或蚵仔麵線了!

 
      我們正站在彰化與雲林交界的濁水溪口北岸,這裡叫作『芳苑大城濕地』。而就在我們所站的『地』方和一般陸地不太一樣,每天都會在兩次漲潮時被海水淹沒。為了讓牛車在漲潮時還可以安全地完成載運牡蠣的任務,漁民們鋪了這條伸往台灣海峽的小小道路,而路邊規則地三支依偎牢牢插進泥灘的竹竿,就像路燈一樣,在海水淹沒路面時指引著回家的方向。
  
         
 
      沿著牛車來的方向往海邊走,我們看到蚵仔的本尊囉!蚵仔正式的名稱是『牡蠣』,成串的蚵棚是漁民提供給他們附著成長的溫床。原來牡蠣小時候是漂浮在海中微小的浮游生物,遇到適合的環境會固定附著生長。牠們長大的過程需要有穩定海水淹沒的週期,不致於出水太久被烈日曬死,更靠著過濾海水中的微小的碎屑當食物;這裡有適當的鹽度,風浪不大不太會讓附著的牡蠣苗打落,穩定暢通的潮流不但帶來充足的氧氣,也讓蚵架下的泥沙不會沈澱太快而覆蓋了蚵苗。我們在老師的同意下現採了蚵仔嚐一嚐,真是非常的新鮮好吃!別小看這裡的『蚵農』(這種養殖真是兼具了漁夫與農夫的特色!)夏天頂著烈日,冬天吹著寒風辛苦地工作,如果收成穩定,整個彰化一年從牡蠣養殖可賺數十億元。而且,這些牡蠣殼還可以不斷回收使用呢。
 
        
 
      哇!數十億元的收入,聽說還不需要施肥或餵食呢!原來這整片看似光禿禿的泥灘地,卻是營養豐富的生物天堂。綿延兩三公里的平坦潮間帶,同時擁有河流從陸地沖刷下來,以及海洋所帶來的豐富營養,孕育了非常大量的生物。當我們走過去,整片泥灘地上成群的招潮蟹在一瞬間都躲了起來,還可以見到一隻隻樸素的水鳥們忙碌地在泥地上用餐,顯然這個大自然開設的餐廳,吸引了成千上萬的生物聚集。在泥灘地上我們看到了薄殼蛤、文蛤、還有許多叫不出名字的貝類;而標示路肩的竹竿上,也爬滿了看似石頭的藤壺,準備在漲潮時伸出觸手享用潮間帶濕地的大餐。
 
 
      那麼這片免費的大餐廳是怎麼形成的呢?光著腳丫子踩進這片海灘,感覺到半泥半沙地細軟舒服,還常常可以見到一整排水鳥小小的腳印。帶領我們的蔡嘉陽老師說,這是濁水溪千萬年來一路從玉山北側淘選下來的結果,也是海洋與陸地相戀千萬年溫柔的紀念。整個彰化雲林到嘉義台南沿海,有著從山上積年累月帶下來的海埔新生地,而使台灣有越來越大的豐饒的大肚子,吸引了許多在西伯利亞與澳洲間風塵僕僕的旅鳥,以及整年在亞洲大陸邊緣來回旅行的海洋生物在這裡休息或長大,成為生物界國際知名的大旅館,還成為一種快要滅絕的中華白海豚最重要的家園呢。
     
      蔡老師哀傷地說,可惜這愛情再也不能堅貞地守護著海邊的人們和生物了。然而因為許多人以為海邊是沒有用的荒地,因此用水泥興建了堅硬的堤防圍地來蓋便宜的工業區。被水泥阻擋的浪濤向堤防兩邊怒吼,強大的力量把累積千萬年的大肚子淘空了;而為了工業區要大量的用水用電,溪流上建起密密麻麻的攔水設施,乾涸的河流再也不會是小魚蝦蟹與泥沙移動的管道;工廠及發電廠的空氣污染與水污染,也讓鄰近的農夫漁民和他們的作物漁獲們生病了,一代傳一代在台灣歇腳的生物,更找不到他們可以安心養生的地方。  
 
      隨著潮水的上漲,我們告別柔軟的濕地,看著岸邊的媽祖廟,希望祂保佑祈禱這片泥灘地保持健康,也希望我們以後還吃得到蚵仔煎。不只祈福,關心濕地的未來,我們也可以靠自己:http://et.e-info.org.tw/node/119,來當白海豚與濕地的救援股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