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2013曙光之名,為東海岸及我們共同的發展而反

文-人禾環境倫理發展基金會 執行長 - 方韻如



       台東與整個東海岸,其實可以同時擁有更多分眾的休閒投資,引領更蓬勃的觀光,卻又同時保有安全並共享的海岸資源。想要持久發展,觀光產業與環境資源,一直都是唇齒相依的關係。然而這關係的維繫,卻需要對環境特性細緻地瞭解、需要謹慎地觀測發展的作為是否危害到這些發展的根基資源、更需要願意謙虛地退一步權衡、進一步採用更周全的作法。


如果拒絕評估,你怎會願意把我們的龐大財產,放心交給他投資管理?

       高排他性、高風險的投資管理,沒理由只靠一句『信賴原則』。即使大家都願意當好人做好事,但專業而分工的客觀評估、反饋到可監測可執行的監督管控,才能讓信賴真正運作。

       美麗灣度假村6公頃185房的大面積開發,從最早0.9公頃開始規避環評一路偷渡,擴大面積、提高建蔽率、增高建築主體高度,在高等法院判決原建照無效停止開發的同時,只憑藉一個信賴原則,就取得縣府核發建照,開了『我說了算』因人設事、自由心證的惡例,讓人恍若置身沒有法治的帝權時代。

還沒蓋度假村之前的杉原海灣舊照
(刺桐部落翻拍自台東航空站陳敏輝攝影師的照片)


  
原本細緻金黃沙灘上,增加了建築廢棄物,龐大飯店量體阻隔在山海之間。

       為什麼我們要求完整的環境影響評估?因為它位在敏感又脆弱的海岸環境、因為海灣緊鄰攸關生態存續的珊瑚、因為科學家已經嚴重警告的越來越大的颱風、及30年後再不挽救就毀滅的漁業資源。因為面對未來劇烈的氣候及社會經濟變遷,已經沒有人敢單單用過去的經驗,來保證未來的穩定安全。『環境影響評估』的初衷在保障你我的財產,不會因為少數人的一時衝動或考慮欠周延,而無端被牽連受損;制度的本意也出自信賴,但盡可能用客觀制度將所謂的信賴,交給更完整面向、一定歷程的評估,避免個別領域的侷限。因此當開發行為與政府政策達到一定規模,就依法需要對生活環境、自然環境、社會環境、及經濟、文化、生態等影響,在開發或政策執行之前,蒐集背景資料,進行對未來各層面的可能影響評估。

       『因為無照駕駛撞倒了人,才讓他認錯補考駕照;對於被害人的傷害不賠償的決定,竟是因為拿已經受傷後的身心狀況來當作車禍前的基本資料。』網友這麼比喻著。台東縣府這次對美麗灣度假村所謂的環評,竟是在海灘已經動工改變後的8年,這麼大棟的房子都已經蓋好了才補進行。而縣政府身為此BOT案的業主,在週六有條件通過的環評會議中,業主代表竟佔了剛好達法定人數的8名委員中的3個名額,若真可以重新進入環評程序,當天會議還是不到法定開會審議人數。照前面的比喻,『補考駕照的考官,竟是肇禍駕駛的父母。』完全不合迴避原則。另外,海岸開發的最大影響,不像工業區的工廠以廢污排放的影響管制為主,而是應以海岸原有資源特性所提供人們的各項服務為本,來評估因為開發的損害程度及影響範圍。而海灘從原有開放的環境即將變成封閉獨佔的觀光商業,尤其位於原住民既有的生產採集與文化活動領域,但環評委員竟沒有海洋生態及原民文化的組成,罔顧自然資源、在地文化、及這兩者因此造福的經濟產業與生活。

       站在台東人的立場,我們理解並支持在地追求發展的心聲,但絕對反對盲目破壞掠奪式的發展。『投資必定有風險,申購前請審慎評估,並詳閱公開說明書。』這是所有基金股票投資人都熟悉的一句話,台東縣政府、觀光業者都是拿全民的環境及文化資產在下賭注,我們要呼籲:你有權利要求這項投資的全面審慎評估,因為海岸的開發影響多半是回不去的改變,而改變之前,你原對這項資產有很多元可以共存的選擇,不是只有高價大飯店這一種。

       只有更謙虛更謹慎地走一步,預留改變的後路,才是世界各國都採取的負責任的『調適』。很多人說:已經建了,就讓它啟用吧。關鍵在違反評估精神的惡例一開,未來還能否要求大家尊重這保護我們資產的防線;直接在珊瑚礁上方的海灘營運,近千人一起吃喝拉撒的規模,要求嚴謹的監測評估,應該是很基本的。


這是在地課題,也是跨越縣界、跨越世代的改變。

       因為中央主管單位竟在互相理不清楚的爭議中,默默地場邊觀戰,整個爭議被詮釋演變成本地人與外地人的爭論。其實不論正反兩方,都有所謂的本地人與外地人,但都是台灣人,都是地球人。

       我們要搶救杉原灣,不只是對台東的聲援,也是身為台灣人的自救。


聲援,因為不忍台東朋友擁有的富裕及選擇權,從此消失:

       那些不用鈔票購買的心靈充電,在台東的大山大海之間,外地人要擠車擠時間來換取;那些翻滾浪間就可撈捕的海鮮晚餐,在部落的傳統智慧技能傳承之下,外地人只能花錢來換取。大山大海的開放共享,讓台東在未來還有很多選擇,也讓所謂的外地人,可能選擇成為台東人。


自救,因為我所知道的大自然力量,以及法治的頹壞,不會停在台東縣界就回頭:

       海岸山脈向太平洋伸出的胳膊,在杉原海灣溫柔平靜地相擁。在這裡,你看到抱卵的中華沙蟹,不只是隻小小沙蟹,也是海洋漁業的給陸地子民的安全承諾信號。

       而黑潮沿著台東邊緣向北湧動,飛魚海龜不會停在縣界上下船,台東是這生命洋流的中游,我在稍下游共享這一切,還有同一條潮流上的日本、菲律賓...,都需要一起關切台灣海岸的健康。

       如果在這一關,連評估程序的防線都不能合理合法,那麼,我們將失去的不只是曾經美麗的杉原灣:沿著你曾經一起共同享有的東海岸,一路北上到東北角,後面還有那麼多待評估的開發案正在排隊,台東杉原灣的荒謬違建草率評估模式,將會是法治笑話與環境悲劇的起點。


我以為的『在地』,是充分瞭解家鄉環境條件,並為其審慎負責。


花錢興建後,很快被大海要回去的自行車道建設。

       即使初到台東的人行經海岸線,也會發現這是一個退縮海岸,大海的力量正把邊緣的陸地吞噬,曾經飽覽海岸風光的自行車道,就在市區硬生生地消失在興建後的不久。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花的不是自己的荷包,我很驚訝這些常識,在政府花錢建設時完全視而不見,看不到在地人對家鄉的細緻關心,看不到我們舉債讓下一代負債的危機。台東人,在每一項開發用錢之前,似乎更需要一個能判斷投資環境風險的父母官,把辛苦的納稅錢用對地方、做對事。

       杉原灣、都蘭灣、及一路沿著東海岸皮皮挫等著被『建設』的眾多柔美沙灘或壯麗礁岩呢?沙灘的變遷是我們觀察見證的憑藉,沙灘是許多海洋生物特定生命時刻的關鍵,沙灘也是某些地方淡水鹹水相抗衡的灘頭堡。我們曾經在失意時、抉擇時,在沙灘海邊的重新充電中獲得力量,這樣親近自然的機會不該被全面價格化;而加路蘭部落沿著海岸擁有天然廚房的傳統生活領域,也不應該被一塊塊被私有化。『沒有沒價值的土地,只有我們不知道的土地價值。』當科學的力量一一證實海岸環境如何聯繫大山大洋間的交互影響,我們能否保證50年度假村的租約期間,商業觀光與土地炒作以外,其他沒被計價租用的海岸功能不被減損?能否保證50年租約結束後,海岸的其他價值能被原封不動地還給眾人?

海岸公園上為我們的子孫種下的死樹

美麗灣度假村帶動了土地炒作


我以為的『外地人』與中央政府,既受惠,也應共同承擔資源永續的責任。

       那天看到某部落格:『白道愛開會,黑道擅執行』,我苦笑地同意了。如果文明的程序只會看著公義公平吃悶虧,那麼只要求我們關心社會的年輕人有禮貌,又能對未來有什麼幫助?

       我以為我們都住在同一個島上,我以為中央政府受所有納稅人民的託付,應該要出來處理決斷法治精神的問題,而不是任由地方政府如藩鎮割據般無視法紀,或用有限的資源來評估攸關未來的大事。位在受全島供養的台北首都中的中央政府,應該要主動要求釐清本案不同立場間的諸多事實與法理的模糊點,不要繼續造成社會成本的平白浪費,不要讓發展與保安變成零和的對立。中央政府與我們所有共乘一船的島民們,也有責任一起來重視地方發展的差異與需求,而非任其自生自滅!如果我們同意我們也依賴、也受惠於東海岸的資源,我們就要與東海岸居民一起,負擔保護的成本與責任!

台東文創區的一抹藍牆提醒著,山海相連的環境是生命之源也是發展之源。


寧願大家記住『杉原灣』的名字,她不用以『美麗』來命名就擁有光彩;想邀請你一起:

       不只反美麗灣模式,還為了我們所共有的海岸生命線。所有海岸及環境資源大型開發的監督還會繼續,我們需要你為自己、為那些還沒有發言權及決定權的孩子,一起來關心,一起把你的想法告訴周圍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