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梅教我們的事

文-人禾環境倫理發展基金會 執行長 - 方韻如


        哀悼在大雨中消逝的夥伴,憂心還在洪患中奮戰的鄉親,
        但今年還會有好幾場大雨,未來也還會有好幾個莫拉克,沒人能置身事外。

        六月中的這波梅雨如同颱風預演,而這就是雨水河水地下水的原貌,在現在的建設規模下的必然結果。而不願面對因應這些將變成常態氣候的公共建設與施政,都是人禍,不能再拿天災當藉口。

        我們是否投入太多資源在所謂新的發展建設,卻任憑原有的安全根基一塊塊消失?我們該趕快重新定義什麼是有用的公共建設,什麼是真正的政績,哪些軟體制度的設計早該存在。如果從家的角度來思考,我們不會讓有限的資源與時間投注在越來越不安全的花費上。

        您或許看慣看膩了這些新聞中網路上的畫面,但受害的朋友po上網,除了苦中作樂,更希望把那每一個角落真實感受到的震撼教育傳達出來:
101.06.13 臺北大學新聞畫面
        雨量年年破錶,過去的經驗值早就不夠參考了。我們的防洪的設計,包括堤防的高度、預留行水區的寬度、雨水下水道的容納量、必會淹水不適有永久建物利用的洪泛區域保留…等等,新科技可以在過去的觀測基礎上演算新的水文模式,而預留更多,是基本的保險觀念。


        但我們的演算資料庫,有沒有去計算到整個地貌近年來的大改變?那些從滲水蜿蜒的山溝變成平直的滑水道、寬闊的自然濕地變成三面光的水泥河渠、從森林綠地變成水泥社區的改變、還有街道上那麼多不想讓鞋子濺到水的密佈透水鋪面,都讓大雨在短時間從山區匯集到下游。這些可以吸納水分慢慢釋放出來的『海綿系統』要設法恢復保留;恢復之前,都市請記得把這些損失的機制算進排水的補救設計。


101.06.12桃園市新聞畫面
        這是612那晚好多個城市角落相同的場景。如果排水系統攸關我們的生命財產,如果國小學生都知道全球氣候變遷早已經使過去的經驗值失靈,我們應該願意多預留再下三倍的雨都能解決的行水空間,我們應該會想要督促權責單位建立更穩定貫徹的標準維護作業。


        這是大暴漲前的景美溪,如果我們願意犧牲一些籃球場,多留些空間給水走,或許不必把所有安全寄託在可能睡覺的技工身上。一直把河流整直,一直往行水區佔地建設,我們可以多很多公園與停車場,也可以多很多災區。我們需要更寬更蜿蜒所以總長度更長的河道,我們需要河道旁邊有備用著淹水滲水的濕地,我們需要像國際先進的治水觀念一樣『截直回彎』找回行水區。


101.06.13 成籚橋(轉載自侯娃娃
        或許可以在河邊停車,但總要有更聰明更標準化的預警與疏散機制,讓擁擠的都市有靈活的空間。看看泰國,你或許會笑,但似乎有用,台灣人的聰明與資源不會更少:




        那些大水教我們的事,部落其實都沒忘。治水經費那麼多,我們更需要撥些資源,把每個部落都可以自救、小區域內可以互助的緊急安置應變系統,給恆常建置並年年修訂。


        很多人都說沒想到梅雨也會這樣,那麼,我們以後都記得吧。每一個鄉鎮,每一處社區,都該有自己的預警金絲雀。台灣的地形複雜,山是屏障也是威脅,當雲雨帶撞上山勢總會為同一個島嶼帶來不同的命運。學會看天氣圖理解趨勢、找到社區預警的徵兆指標去監測,可以讓我們有更多的準備。


        台灣島就這麼小,首都不能只是花掉大部分預算來建堤、抽水、圍堵,資源有限,時間有限,城市也無法切割自己與上游鄉鎮的關係而能求獨善。


        台灣也不可能沒有暴雨,也開始面對缺水的問題。想要遇水則發,我們必須誠實回到水原本的特性來與水共處,也必須對自己納稅錢的花用方式表態。


        想想那麼多功能那麼多面貌的河水,該是什麼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