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何須驚險場面?!--從瘦肉精談起

文-人禾環境倫理發展基金會 執行長 - 方韻如


      「You are what you eat !」所以,吃餵瘦肉精的牛豬,也會擁有窈窕身材嗎?或許重點是牛豬提高換肉率的連串生理過程,充滿痛苦與暴斃的風險,也透過吃,轉移成我們的風險與副作用。瘦肉精的危害,或是多種瘦肉精中哪一種比較安全,我們並不是專家,但眾多您可以閱讀到的資訊中已經點明,以基本科學素養就可以判斷出,目前所謂無害的證據,都相當薄弱而找得到理由質疑。也因此,除了那26個開放使用的畜牧出口國家之外,包括歐盟在內的160多國都仍在禁用。您可以進一步閱讀【瘦肉精為何讓你無法放心】、【拒吃瘦肉精,是我們的健康權】。

對工業化飼育諸多手段的默許下,我們吃進了危害與風險

     在這裡,我們不重複談那些證據與疑慮,而是認真地反省,透過吃,透過對食物生產工業化過程的諸多默許,我們傷害了多少自己與環境的健康;而在這架構下,我們其實還有夠多選擇機會,可以減少對自己及環境的傷害,包括選擇吃什麼、吃多少、選擇同樣一種食物,生產的過程是如何。透過工業化講求高利潤與高效率的飼育,諸多藥劑已可能漸進地讓人體與環境中,增加了不必要的成分,使得吃的人,與不吃的人,都同樣暴露在風險中。

      狂牛症當時的美牛進口壓力,是一個典型血淋淋的案例,透過這案例,人們開始驚覺,一旦允許糧食生產過程中一點小小貪婪的縱容,危害就會如木馬屠城記一般滲透在你周遭,即使你不吃牛都有機會間接受害!狂牛症的病源「異常普利昂蛋白」,在土壤中3年都還有活性,要攝氏1000度高溫連續30分鐘才能破壞。透過廚餘變成豬隻飼料或農作肥料,再透過糞便及食物鏈污染人體或土壤,接著蔬菜、雞鴨、以及正常的環境生態,都暴露在風險中。而利用牛組織製造的血液製劑及保養品,則更顯示了對現代生技的依賴,我們更該注重食物的生產過程。在這個案例中,更直擊了最源頭的工業化大規模集中畜養方式的問題:牛隻不再有多種天然牧草飼料,而是能更便宜更快長肉的密集熱量來源--玉米,讓原本要成長兩三年的牛隻在一年半就可宰殺,卻也因此讓牛肉含有過多的「飽和脂肪酸」。而這種揠苗助長的不正常效率,讓牛胃體質改變,容易感染細菌,也因此需要大量抗生素的支持,也助長了抗藥性細菌的演化。這些,全有機會透過吃,而進入人體,有時是感染病源,更多時候是改變了我們體質中正常的組成;而越來越多醫學雜誌報導,這些條件都成為誘發各種發炎及癌症的最佳環境。

如果越吃越不健康…

      過去,農業環境中的農藥殘留,對於環境的衝擊及生態的危害對大家已是常識,因此精緻的生活開始要求安全少殘留的用藥,但大多數人仍視單一作物生長環境下對生物多樣性的破壞,是一件遙遠而無關緊要的事,然而,除了諸多生物的存在是人類安全的預警金絲雀之外,陸續有研究顯示,工業化單一糧食生產,只追求產量效率的農牧業,提供我們的「飽和脂肪酸Omega-6」,遠遠超過50年前人類平均的體質比例,因而可能提高諸多所謂的文明病罹病機會。過去健康教育課本上講的均衡飲食中的微量元素,也隨著大面積栽培作物改變的畜牧業而改變,同樣是雞蛋、同樣是豬肉,導致發炎的「飽和脂肪酸」,已在數十年內比例大增,遠遠超過應該要足以平衡、在人體內負責抑制發炎的「不飽和脂肪酸Omega-3」。這結果,也是因為追求高產值高利潤的畜牧養殖方式的結果(註1)

      我們在這一連串不均衡飼料、不正常用藥的畜牧工業下,被一點一滴破壞的是血液、內分泌、自律神經、免疫與自體免疫等系統。這些系統如同人體的指揮調節網路,若長期接觸環境荷爾蒙或微量毒素,甚至是人體原本該吸收的各類微量元素的失衡,都可能使這網路逐漸失靈、發出錯亂訊息,引發一連串生理功能改變,導致看似無來由地全面影響。才走過數年調節系統的惡作劇,那種變暖就心悸無力、日晒就疼痛僵硬、連吞嚥口水都常嗆到的近似失能,對工作、生活、社交的影響,健康人很難想像,更讓過來人不忍看到別人無端陷入。尤其,這一次我們明明可以選擇!

只求相對安全,我們從消費者變成幫兇

      「每一次購買,都在為你想要的世界投票。」在珍古德女士這句名言之後,消費決定未來,是我們日漸普及的社會責任與環境道德觀。如果放眼地球村,由政府干預的貿易行為更是強大的團購力量。當可口可樂、Nike、iPhone等大廠都曾面臨環境或人權的道德引發消費者抵制,中華民國政府卻押著民眾充滿疑慮的質疑,準備團購過度用藥不健康飼養的畜牧產品,等於間接襄助已知有害動物健康、也缺乏足夠證據證明對人體無虞、甚至屢屢傳來豬農申訴的藥品。對於同是國際市場消費者的多數瘦肉精禁用國家而言,台灣的支持讓有害的飼養方式又多一條活路,除了棄守對民眾健康的保護,台灣在環境道德的分數再次扣分。

      而這次官方說法指出,萊克多巴胺(培林)是「相對安全」的瘦肉精。要得到「相對安全」的結論並不難,因為永遠可以有很多更不安全的對照物;而如果權衡利弊得失,我們不該只要求「相對安全」。打個比方,假設還有其他選擇,我們沒有必要猶豫買已知沒有足夠安全保證的海砂屋,說服自己這比輻射鋼筋屋「相對安全」。許多抉擇的確有得有失,但正因為如此,在這場消費者、國內畜牧業者兩輸的局面中,清楚相對安全之下的相對危害與風險,更是所有我們每個人的權益。在沒有瘦肉精或這許許多多的添加藥物的肉品中,我們的確還擁有足夠的選擇,也有足夠的理由要求知情與有效管制,至少,像香菸盒上還有標上警語的規定,也還有相關規範杜絕拒絕吸煙者的呼吸權益受損;而三十年前殷鑑不遠,跨國菸商一樣提出過「吸煙不足以危害」的實驗例證,利益左右科學研究的例子不少,我們無法分辨,但可以合理懷疑降低風險。

      「享受美食,何須驚險場面?!」就讓我改編借用這當紅的廣告語。當我們還有選擇卻放棄了更安全的確保,若用餐就像俄羅斯輪盤式地賭命:刀叉筷匙下手,如同未填裝滿子彈的槍口比著太陽穴,口中唸著『無毒!保佑無害』,你能想像這滑稽又可悲的畫面嗎?

註1】推薦閱讀
「我的餐盤,我的健康,我的星球」,法國農業營養學家Pirre Weill著,台灣在2012年初由天培文化出版。
「GREEN雜誌--食育系列報導」, Vol.0082010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