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護區之外,必要的教育、溝通與協力

~記於100年保護區經營管理人員基礎核心課程之後


  林務局目前設有八處生態教育館,館舍的成立目標在於推動在地保護(留)區的保育教育工作,使大眾在法規限制進入保護(留)區的情況下,也能一探自然資源保育核心的樣貌,了解該資源的獨特性以及資源保育的重要性。在執行生態教育館專案的同時,了解了各保護(留)區劃設的法源依據與現況,也驚覺到大眾對於台灣自然保護(留)區的陌生。就推動保育工作的公部門及倡議環境永續的民間組織而言,加強大眾對保護(留)區的基礎了解成為執行保育教育工作重要的一環,也是政府在執行環境法規工作之前所應盡的教育推廣責任。

「如何讓保護區在我們的文化裡紮根,則需保機關從機關內培養榮譽感與使命感,亦需從業人員積極地投入基礎工作,並有創意地與社群夥伴協力,溝通資源的價值,讓保護區在我們的文化裡紮」

from王鑫「臺灣的保護區」一書之序言

  從保育生態學的趨勢,不能發現保育工作已逐步由對物種、族群、棲地的關切,擴大至保護區外的保育,也開始強調與真實世界互動及大眾的參與議題(Primack, R. B. (2008))。日前參與了林務局舉辦的「100年保護區經營管理人員基礎核心課程」,在練習研擬「保護留區的經營管理計畫」時發現,「行銷宣傳」和「教育推廣」是每個計畫裡都提出的重點工作,但對於如何執行卻沒有頭緒。第三天上午淡江大學陳維立老師所分享的「保護區溝通、協力與教育原則」則帶出來實際推動的方法建議。

  維立老師在分享中提到IUCN(世界自然保育聯盟,International Union for Conservation of Nature,簡稱IUCN六大委員會中有一教育與傳播委員會(Commission on Education and Communication(CEC)),而CEC又設有11個小組,其中CEPA小組即為「溝通、教育與公眾意識小組,Communication, Education and Public Awareness)」。CEPA認為:為了我使命的成功,保育溝通必需有智慧地運用科學與政策,以發展能鼓舞激發啟示全球人類有關地球生命的方案(messages, programs)。CEPA擬定了一份檢核表,以檢視保護區機構投入「傳播教育與公眾意識方案」的程度。

 表、CEPA檢核表

C

Communication-傳播、溝通、行銷、推廣方案

Capacity Development-能力建構方案

E

Education-教育方案

Empowerment-增能方案

P

Public Awareness-公眾意識方案

Participation-社群與公眾參與

Partnership-伙伴關係

A

Action-行動研究、適應性經營管理

  上述表格中可以看見對象不只設定在大眾,也加強內部人員的專業知能,以及外部團隊的伙伴關係,這樣的思維與過去孤島式的保護區經營管理有很大的差異。在分享中也提到「先安內再攘外」步驟,加強組織內對話的管道,運用電子或紙本資料、政策手冊、電子信箱、內部人員會議、知能發展培訓以及各種社交場合進行交流學習,建立共識。而對外部溝通則應活用社區網絡及群組,方式包括:運用網站或部落格追蹤消息、運用電子報告知訊息、與相關人進行諮詢討論、提供計畫經費以支持整體推動、建立合作計畫、參與現有的社群網絡以及建立伙伴團隊等方式。

  具體而言,保護留區的工作要落實發揮其保護區的價值,得經過溝通教育與協力的過程,具體的步驟包括:

1.          溝通保護區價值

2.          找到協力伙伴對象

3.          不放棄與社區社群的對話

4.          發展優質的解說方案

5.          發展優質的保育教育方案

6.          發展優質的行銷活動方案

7.          持續監測評估,調適作法

  在上述的步驟中,每個流程都是一種專業,需要更多人力與資源的投入與關切,但關鍵是經營管理機構與人員是否具有「教育、溝通與協力」的思維與準備,讓保護區走出保護區,成為大眾關切的重點。

 

  前兩天,中時電子報出了一篇「白海豚有家啦  最快年底設保育區」的報導,指出被國際自然保育聯盟列入「極度瀕危」的白海豚,因為「棲地破壞與消失」、「水與空氣汙染」、「水下噪音」、「漁具誤纏」及「淡水注入減少」等五大威脅,而有劃設保育區的必要,而新聞中也表示台灣保育最高主管機關林務局已回應「中華白海豚野生動物重要棲息環境」通過畫設,最快年底前公告。

「愛的相反不是恨,而是漠不關心。(The opposite of love, I have found, is not hate, but indifference.)」

  或許我們可以從這個案例裡去思維,如何激發大眾對保護區的關心。一同思考這個保護區的價值與大眾的關係、協力伙伴在哪裡?社群的溝通方式為何?當然適當的解說、保育教育及行銷方案都是重要的工作項目,以及其間持續的各項監測評估與修正工作。

 

參考資料:

            中時電子報 http://life.chinatimes.com/life/11051801/112011081400045.html

            行政院農業委員會林務局(民國100年),100年保護區經營管理人員基礎核心課程手冊,2011/8/2-4

            Primack, R. B., 2008. A Primer of Conservation Biology. 4th ed. Sinauer Assciates, Inc.

            IUCN(世界自然保育聯盟,International Union for Conservation of Nature,簡稱IUCNhttp://www.iuc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