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該在蘭陽溪畔盛開的高麗菜田
 
文/羅東自然教育中心專案執行 - 薛博聞
 
       近幾個月的好天氣,中南部高麗菜生長良好,收成產量大增,供大於需的情形造成菜價如土,部分批發價格甚至無法支應採收工錢,菜農面臨採收與棄收的兩難,品相較差的高麗菜甚至直接丟棄或任其腐爛。然而在此同時,蘭陽溪河床上種植的高麗菜田,正準備進入採收期。
 
生活水平上升,蔬果挑選型態改變
      十多年前在山地輔導農耕轉作的背景下,日夜溫差大的氣候特色,使在高冷蔬果聲名大噪,一時香甜的高冷蔬果成為餐桌上的高級佳餚,隨著生活水平的逐年上升,民眾採買生鮮蔬果的習慣與胃口也越養越大。高冷蔬果是品質保證;其次則挑選賣相姣好的;品相不佳的蔬果則乏人問津,此一現象相對影響了蔬果的種植方式。山地開墾大增,無法上山的農民,則在種植過程中投入大量肥料與農藥使用,以種植出賣相佳的蔬果,只因為賣相不佳的農場品,滯銷終將導致血本無歸。
      就在今日,蘭陽溪的河床上,農戶承租了大片河灘地,種滿了高麗菜及西瓜,其中種植的高麗菜,熟成的恰到好處,正等待的菜農們採收。雖說面對汛期時,不可預期的洪水將導致農民一整年的收成血本無歸,但在生計壓力之下,農民仍在河床上開墾出一畝一畝的菜田。河床上堆積的大量砂石,並非肥沃之土,農民為了種植出賣相姣好的高麗菜,則使用大量生雞糞肥料及農藥,以期待豐收,賣出好的價格。
 
圖 蘭陽溪上游河床中一畝一畝的高麗菜田
 
 每一份施落在蘭陽溪的肥料及農藥,終將落入宜蘭人的口中

      臺灣山多平原少的地形限制下,增設水庫的議題在台灣各地屢見不鮮,但宜蘭得天獨厚,雖未設置水庫儲蓄水源,但蘊藏在地底的伏流及地下水源,提供了豐沛的水資源,當各地遭逢旱季,需要進行缺水休耕或分區輪流供水等情形時,在宜蘭這種情形似乎是天方夜譚,不曾聽過。

      但近年宜蘭人自豪的好水,卻面臨嚴峻挑戰,施落在河床上的肥料及農藥,殘留在河床,順著水流而下,亦或進入河川伏流,影響河川水質,除可能破壞河川生態系平衡,也可能造成宜蘭人飲用水源的惡化。

      『水流三尺水自清』,雖說明了河川的自淨能力。藉由河床上的砂礫接觸沈澱、吸附及氧化分解,溪中植生的吸收與微生物的分解,產生水質淨化的效果,默默著處理溪流中的污染源。但這免費的服務雖然貼心,卻不像收費的污水處理設施,能處理污染程度高的水源。天然河床沒有礫間處理的正反沖洗,用以維持高處理成效;沒有污水處理廠的維修機制,有專人進行養護,過多的污染源將不被天然河川所淨化處理,且直接導致水資源的崩壞。
 
我們需要的不是『金玉其外,敗絮其內』的環境

      河床裡一畝一畝的高麗菜,顆顆飽滿雖然漂亮,且迎合市場的需求,但在其光鮮的外表背後,卻需要用乾淨的水源、健康的土地去替換,這似乎不合成本,沒有了乾淨水源,則需設置更多污水處理設施,沒有了健康的土地,草木不生,鳥獸不在,生態系失衡,都直接影響人類的飲食取得與居住環境。購買使用大量肥料及農藥的農產品,看似贏了面子,卻輸了裡子。
      是否有方式可以改變這現象呢?如果以需求面改變供應面呢?我相信沒有市場需求,就沒有供應的行業,這或許是個可行辦法,當我們都選用或支持以安全生產的農民或社區生產的農產品時,除了獲得食物來源,也間接從需求面改善供應通路,或許購買的農產品沒有良好的外觀,但友善環境的生產方式卻為我們保護了土地與水源,可能友善耕作這種高集約、低產量的耕作模式,提高了我們購買的農產品支出,但我們將不必再為了取得蔬果來源而傷害我們的環境,何樂而不為呢?相信等到那時,我們吃到的高麗菜,一定特別可口,特別香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