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自己保個土地險
 
文-人禾環境倫理發展基金會 執行長 - 方韻如

還來不及忘卻這個冬天和早春,全球四處淹水的新聞畫面,台灣卻又爆出即將限水的警告,對於全球缺糧危機【註1】下才清醒過來喊著要復耕的台灣,又是一記悶棍。而日本嚴重的複合災害發生後,鄰近的台灣特別感同深受,對於文明富庶的不確定性也一下子湧現;『吃』這樣最簡單的需求,一下子變得很複雜,吃什麼才安全?怎麼樣以後才夠吃?面對這樣的不測風雲與旦夕禍福,有人說,那就多保個險吧!地震險?意外險?防癌險?

想幫自己保個「土地險」。保障自己最基本的靠天吃飯的權利:希望還有健康的食物,希望未來氣候條件變了,我們還有替代的糧食生產地,還有適宜可用的生產方式,還有可以因應變化的作物種源。確保生活多留幾條後路,多一些選擇的機會。

保險分析師看了這個心願,告訴我雖然還沒有這樣的險種,但倒有幾個預先投保的方法,可以用來分散目前的風險,也預留未來彈性應變的可行性;樂觀地說,有的還是未來收益的發展基礎呢!

 

土地險,投保方式看這裡:

      支持安全生產的農民與社區,他們不僅為你的健康把關,也幫你照顧農地與水源,還擁有解決土地問題的智慧。一分錢一分貨,預防勝於治療,好的食物值得多花一點錢支持生產的專業。

      保留足夠的野生植物,維繫種源的多樣性。別小看種源多樣性,所有適應新氣候的基因秘密都靠他們了。為了未來的存亡與發展,各國都在花大錢保護植物種源,挪威運用了冰原大舉興建了全球種源地窖,台灣霧峰國家種源中心也動用上億經費收藏500種糧食相關物種的7萬份種源標本。

      減少對河溪及土壤的物理化學破壞,照顧好一起維護土地健康的生物。從山到海是一個完整的水域廊道,來來往往的魚蝦蟹螺們,都扮演著移除污染、促進資源循環的角色,不僅本身是可利用的資源,也幫我們維繫了整體環境的健全。

      去親近,去瞭解,重新找回在土地上生出學問的能力。每一塊土地都有每一塊土地的體質與心情,只是我們逐漸失去了練習看土地表情的能力,因此失去了運用環境保障自己的遠見。保險分析師眨眨眼:六月環境教育法不是要上路了嗎?以大自然為師,去學習土地的學問吧。

 

照顧土地的綠色補貼在國外行之有年

於是重新閱讀了一些文獻,發現這樣土地保險的觀念,其實在日本在歐盟已行之有年:

歐盟針對農民維護的農地給付補助,只要求受補助人必須將農地保護在隨時可復耕的狀態,持續一定年資務農者,退休後有每年1563萬台幣的退休金,耕作方式若有助於歷史、生態、或自然地景的維護,還有對地補貼。【註2

日本為了在丘陵地區兼顧生產、生態、與環境安全,實施「中山間地域補貼政策」,以確保這些地區透過友善環境的農業生產方式,對山野的水源涵養、蓄洪、生態健全、文化保存進行有規範的經營管理。

從這些補貼政策努力去維護的資產,其實是:有意願並有能力友善經營環境的人與社區。

今年,在林務局保育組的媒合與支持下,人禾環境倫理發展基金會與貢寮社區,開始了傳統水梯田友善環境耕作方式的推動。與其說是推動,不如說是跟這些個與山林河溪共處的社區及農友們學習,設法把這一種環境下,照顧好生產也照顧好環境的可能找回來。我們相信,活化這些與不同環境共處的「文化多樣性」,是未來發展的資產;我們也相信,友善環境的經營方式所營造出來的水域廊道,會是台灣東北部曾經豐饒的濕地生物的避難方舟。

 

貢寮水梯田復耕,重建超越糧產收益的多元價值

貢寮除了你熟悉的海濱,還背倚著北宜交界的山區。在不遠的78年前,我們在雙溪貢寮一帶的山區漫遊,發現這裡散居的農戶,有著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的智慧,經營出一片片臨水也臨林的梯田,這些水梯田因為氣候涼爽又還未有福壽螺入侵,農藥使用量低,因而成為水草點點、魚蟹鑽游的水棲天堂。這樣的環境與日本里山林【註3的環境極為類似。而貫穿這一帶山區的雙溪河,河口沖積平原的田寮洋濕地,擁有300種鳥類的紀錄,因此一整個集水區在不大的面積裡,擁有森林、水旱田、淡水域、半鹹淡水域交錯的生態推移帶(ecotone),不但生物多樣性高,也形成迴游性動物良好的生命廊道。原本靠山為了討生活的開墾,因為東北角的氣候與土質,成了河道兩側的調洪與涵養水源的濕地,在現今河道水泥化的人工環境下,更成了水域生物的重要棲地以及那些冬季,以及森林裡哺乳動物們所依賴覓食的場所。

然而,這樣對人而言不甚優渥的環境,梯田的耕作又難以機械化,當然也面臨了人口外移老化、水田逐步棄耕的現況。棄耕,卻造成洪水尖峰流量的暴增,也使得生物失去最後的棲所。因此流失的,還有未來我們可能需要應用的山林智慧:怎麼在山間不靠水泥來引水修圳?怎麼運用四時而生的草藥?怎麼藉由混合著養殖的農業減少對農藥與機械的依賴?怎麼仰賴潔淨的水源混合收穫農產與水產?而這樣一個洪氾平原到山區溪澗所形成的生態系,也是過去整個大台北地區周邊山區錯綜複雜的獨立小流域的縮影,在環境破壞與社會變遷的腳步下,我們需要藉由生態復育與環境教育同步努力,彰顯其獨特的存在與價值,並與在地產業文化的發展,找到適宜的並存模式。

於是,在地的農民,將擔任生態管理者,逐步調整田間作業的方式;

關心河溪濕地的研究者,也開始揭發這裡不為人熟悉的生態與變遷下的環境壓力;

社區的夥伴,將進行田間的調查與紀錄,紀錄老農夫的想法與作法,紀錄恢復生機的土地上,有哪些生物與我們為鄰;

學校與環境教育的夥伴,將把過程中的點滴,與學生老師及家長們,一起探討一起見證。

於是,我們開始盡點力,一起幫自己保個土地險,重新學習在土地上長智慧。

 

【註1】可參考「還要繼續吃石油嗎?」,更瞭解糧食問題的不單純。

【註2】中文介紹可見彭明輝教授的新書「糧食危機關鍵報告台灣觀察」,商周出版,對於台灣糧食安全的問題與挽救,有精闢的論述。

【註3】「里山林」為日本專指鄰近聚落的山林,可參考「與森林共存的日本-里山林的起源」一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