挖出溫泉  凱道靜坐邊泡湯  不是夢
 
文/人禾環境倫理發展基金會執行長 - 方韻如
圖片提供:貢寮永續發展聯盟(右一)、鍾文聲(右四)
 
 

 

 
     「挖出溫泉,凱道靜坐邊泡湯,不是夢!」如果你在報端看到這樣的消息,別訝異,因為這真的有可能--在東北角鑽探出溫泉井的工程顧問公司在官網上這麼說:「我們保證可以在台灣任何角落鑽探出溫泉,否則退錢!並提供最好的保固條件與售後服務。」因此東北角也「發現」溫泉並不稀奇,未來溫泉也可以作為全島所有旅館BOT案的誘因。總統府前泡湯遙想當年日本總督府的跨文化情愁也可能大有賣點,唯一的不可能因素,是握有財力與土地分配權的高官與財團們,要不要讓總統府前成為觀光區。
 
 
 
     上週報載「挖出溫泉,東北角泡湯看海景不是夢」文中表示:「東北角也發現溫泉!為配合行政院開發東北角,東北角暨宜蘭海岸國家風景區管理處在四處旅館預定地探勘,確認龍洞灣峽、和美、舊社及馬崗等四處均可挖掘溫泉,四個探勘處均為內政部原畫定的旅館用地,未來將作為旅館BOT案的誘因。」照專業探勘公司保證挖出溫泉的「實力」(其實要感謝台灣得天獨厚的地質條件啦),以及東北角暨宜蘭海岸國家風景區管理處2010年的探勘招標案,此一可挖掘溫泉深井的結果實屬必然,在在強化了由行政院長強力推動的東北角開發案,其他地方只是沒有如此政府作東,全民買單的優渥待遇;不過也因此倖免於財團收錢,居民閃邊的差別境遇! 
 
      觀光發展,不應動用全民資源製造階級對立
 
 
     「東北角開發案」從2010年7月起即因無所不用其極而沸沸揚揚。簡單地說,一開始打算徵收前述幾個旅館用地上官員們稱「破舊民房」的私人土地,並徵收「只有一條河流過」的田寮洋濕地,將漁村居民遷往雙溪河口的沖積扇農業區;號稱解決海岸社區民宅長期限建的問題,卻公然違背國土保安原則,在行水區蓋起高堤將濕地變成住宅區;另一方面,讓漁村居民離棄世居家鄉,同時也讓出臨海景觀最好的土地,標售給財團成為旅館區。此一消息曝光後,一方面因居民竟不知私有土地已被政府準備預標售給財團引發軒然大波,也因防災觀點下反對徵收田寮洋沖積平原成為建地的聲浪夠大而作罷。卻在12月底大選過後,公告「第三次通盤檢討計畫」,長期位於景觀保護區內限建的居民訴願繼續被否決,強調申請變更土地面積應大於5公頃,因此獨獨解套多處財團持有的土地變更成旅館區與遊樂區。2011年1月,四個月前委託探勘的結果出爐,放送了溫泉海景的大利多消息,加溫了大型旅館業投資的競爭力。
 
      觀光旅遊業是台灣近程「六大新興產業」之一,依據觀光局規劃的「觀光拔尖領航計畫」發展原則:強調發揮地質、生態、文化、人文優勢,採取減量原則,環境優先,國際水準,便利旅客的策略。東北角所在的區域,近年來強化鐵路鐵馬雙鐵低碳旅遊特色,以及如草嶺隧道轉型等舊景點新意象發展、福隆海灘草嶺古道等地方重要景點風華再現,而有了深度而多元的風貌。現今更應在這些前置的基礎上,更謹慎地結合居民的常民文化與傲人的景觀,與居民一起發掘在地資源與文化的榮耀感與幸福感,發展能與旅人一起微笑的觀光及文化產業,才能讓觀光局「友善台灣」與「特色台灣」的口號並存,進一步延伸農業觀光,生態旅遊,文化學習,自助旅行等政策願景。

     
而今,當「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的忿忿不平在東北角蔓延,當視貢寮為第二故鄉的釣客與好奇的生態觀察者被貝悅旅店飯店侍者驅趕出所謂的「私人海岸」,當不再能親撫海岸的小百姓只能撫摸著千萬年地質遺產被觀光旅館打樁留下的傷疤,「山也BOT海也BOT」會不會成為東北角最大的遺憾?BOT活用民間資源的合作機制本身沒有錯,遺憾的關鍵在於原本屬於公民所共有的資源,如何變成資本家獨享獲利。而地底資源與海岸的大規模開發,連帶可能對海洋環境造成的後遺症與副作用,又如何帶給全民共同承擔的風險。尤其當必須強迫人民切割在地情感甚至遷移土地,留下的對立與社會問題不小,能否還有資源投入的關鍵時刻,謹慎規劃居民、觀光業、與全球遺產與機會能三贏的專業典範?
 
      發展軟實力,有種,不必硬挖
 
      自古東北角沒有泡湯文化,硬把深埋地底的溫泉挖出所形成的觀光,沒有文化只有休閒的溫泉,只是一具沒有靈魂的空殼。更何況面對我們不熟悉的地熱資源,連夙有美湯古名的礁溪溫泉,都開始面臨湯源漸竭而開始思索有效管制監測之道;而盲目地海岸與河道築堤開發,也已經造成美麗的福隆海灘以每年將近3公尺的速度後退消失,在海岸的大規模開發更需審慎注重其不可逆的風險。
 
     
東北角這片山巖直逼汪洋的世界級美景,過去因為地形險峻腹地狹小,在台灣的開發史上一直保有小灣澳中的散村發展形式,並憑藉著傲人的海洋資源,成為饒富漁村文化的海釣天堂。近來更因特色觀光的崛起,旅人們來這裡撫摸著3500萬年前形成的堅硬砂岩,從這台灣最古老的劇本中一窺福爾摩沙的身世,並與漁人一起享用黑潮與海底火山交界前緣漁場的鮮美海味。各種可能的風格旅遊蔚為風潮:從雙腳、鐵馬、到汽車、火車、賞鯨船等各種可能的交通工具,品味東北角從淡蘭古道到宜蘭線鐵路的200年歷史故事;從攀岩、賞鳥、潮間帶觀察、到浮潛或潛水,全方位視角領略台灣島嶼的生機昂然;從石頭厝到漁撈文化,在島嶼極東的山崕目睹燈塔之光與太陽之光日夜交班,甦醒一整個海島子民的血統。
 
      還有沒有其他可能?我相信有的。順應自然條件的綠色經濟與向自然學習的藍色經濟力,在短短的幾年內被各國視為攸關存亡的關鍵。越來越冷的日本旅店可以善用冰雪貯存轉化能源的轉彎思維,造就成了生態旅遊的賣點與綠能經濟的交易籌碼。如何從大自然中找尋靈感與機會,潮汐力量、海洋資源、梯田智慧、石頭文化……,答案或許就在裡面。拔尖計畫,觀光局應發揮具前瞻的專業,不違背現今尊重多元文化與社會公義,旅遊配套同時因應環境保護的世界潮流。如果溫泉海景,需要用舊社(龍門村)居民離家來換取,即使是大利也不該強取。我們期待台灣的社會還有遠見還有公允,用文化來積累永續的產業,用居民與後代子孫可共榮的方式來繁榮。至於會不會可惜了泡湯的可能?別覺可惜,只要找到廠商,你家樓下也挖得到,不過請小心,別因坐擁地寶而被徵收了。
 
                       田寮洋得救了嗎?真實與虛幻,發展與毀滅,貢寮居民看東北角圈地事件
                       田寮洋的鳥人‧鳥事‧鳥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