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年有魚  人人有責
 
/人禾環境倫理發展基金會 執行長-方韻如
本文同步刊於2011年2月出刊的「綠雜誌
 
迎新年,年年有餘的希望人人都有,餐桌上、春聯上應景的魚,如果都變成半尾,恐怕是件非常掃興的事。
但現實的市場上,的確已經開始出現這樣的畫面,消費新聞大談鰻魚價格飆漲,蒲燒鰻每賣一份虧一半,記者更拎起一條只有後半身的白鯧,抱怨著過去一尾的價格現在只買得到半尾,希望公平交易委員會出面處理。


年年有魚即將成為奢望

出了什麼事?世界的漁船與能力的確在快速增加中,但每一艘船在單位時間與單位油耗成本下,能捕到的魚已經急遽下降。在漁業發達的南歐,平均捕1公斤的魚,需要消耗2公升的石油。船越開越大越仰賴電子儀器與動力,但魚越來越少船就得越航越遠,漁業已經與農業一樣走上工業化之途,成為大量耗能的產業。但終究無法從生產端開始操作。在這趨勢下,2006年底的《科學》(Science)期刊引述世界自然基金會(WWF)研究小組的警告:「2048年,人類可能將無海產可吃!

在富裕的21世紀,人們對魚的需求大為增加,老一輩特殊節日才有魚吃的環境,到了今天農委會甚至在推餐餐有魚吃。海洋環境只有變差沒有變好,已經因此減少的海洋生物,又怎麼經得起這麼大量的消耗。漁獲銳減的消息在這兩年中於陸續浮出水面:台東旗魚收獲減少三成、東港黑鮪只剩十年前的二成,蘇澳鯖魚獲量即使與往年相當,成本卻倍增於以往。

那鰻魚飯為何快吃不到呢?不是都是養殖的嗎?其實鰻魚不單單無法靠養殖來成功繁殖,而且牠一生的壯遊超乎我們的想像:我們常吃的日本鰻,夏季產卵於太平洋菲律賓東方的深海中,孵化後以極為細小的浮游狀態,慢慢順著海流向台灣漂送;到了十一、十二月的冬季,在台灣和東亞主要河口都有機會抓到半透明的玻璃狀幼苗,因為牠們要溯溪到河川中成長,數年後才再度降海繁殖,現在容易享用的鰻魚,只是在溯河的關卡攔截了細若游絲的幼苗來養殖。瞭解了牠們漂泊的一生,我對於便利商店就可以買到的蒲燒鰻飯團有了無限尊敬。然而我們的河川早已險阻重重不利幼鰻上溯生長,水泥化整治後的河川也讓鰻魚無處棲息成長,每年冬季河口的天羅地網更不想放過任何一「絲」商機地消耗野外族群。十多年來在河口冬季逐鰻線而居的帳棚族在這兩年收成銳減,過去靠著一支叉手網,一人一夜就可能淨賺數萬元,,因此鰻線有「白金」的封號。如今產量銳減,價格也翻漲到一尾鰻線80元甚至近百元的行情,白金致富的神話卻已不再,五六年前還曾有過無苗可撈的冬季,養殖業及更後端的食品業也因此充滿悲觀。


鮪魚季?鮪魚祭?

富裕的需求帶動科技的演進,「過漁」,成為許多高經濟價值魚種大量減少的主要原因。在這幾年推動漁業附加價值的策略上,各地漁會紛紛以盛產魚季的促銷活動來帶動觀光:東港鮪魚季、花蓮曼波魚季、蘇澳鯖魚節、台東旗魚季、台中烏魚季,新竹驂魚節….,蔚為風潮的觀光漁業甚至被視為地方首長的政績;去年東港第一鮪捕獲後被餐廳以近百萬的高價訂走,整尾魚在竹科遊街的畫面,透過一次次重播的新聞大量帶動了消費的慾望,風光的背後急速助長了短期的消耗。

2010黑鮪魚祭,東港第一鮪以6000元一公斤的天價被標走,一尾黑鮪魚的售價相當於一台進口車,一尾黃鰭鮪價值相當於一台機車。但消費者不知道的是:鮪魚是海洋當中的高級掠食者,體型最大的黑鮪可達4公尺700公斤,遊街的第一鮪也才263公斤,或許還有更多成熟而有多年生殖能力個體,在還可貢獻族群後代的成長階段被大量獵捕。尤其迴游到台灣東部的太平洋黑鮪(藍鰭鮪),多是身負繁衍後代、最成熟、肉質最佳的準備產卵階段,每一鮪的減少,都代表著未來十年產量的倍數減少。東港極盛時期一年捕獲一萬三千多隻,舉辦鮪魚季帶動了內銷的需求,90%都進了台灣人的肚子,十年來鮪魚的收成已急墜剩一成,每尾平均重量也節節下降。

除了捕獲消費的影響外,每一台進口車被釣起的喜悅瞬間,都有相當大量枉死的誤捕陪葬。現代捕鮪採用的「延繩釣」,是長長延繩上每隔60公尺以上掛一鉤,大型的延繩釣作業,一組的長度可以從基隆拉到桃園數十公里,上千個鉤掛著秋刀或魷魚當餌。這放繩與收繩之間相隔數小時,來不及立即收起的捕獲魚隻,因為肉質變差或被其他略食魚咬過,而減損的經濟價值而被捨棄,而數百鉤也常被其他非目標魚種、海龜、海鳥咬上而枉死,是一種命中率極低產生大量無謂犧牲的漁法,因此開始被國際組織協商規範。



大量混獲的下雜魚被當作飼料,剷上車廉價出售。

混獲常捕到稀少非商業食用的魚種,甚至有還未命名的種類。

「底食文化」:選擇食物鏈底層的量大的小型魚種

黑鮪魚只是大型略食魚悲歌的一環,旗魚、鱈魚、鯊魚等的族群數量都在急速下降中。這些魚種大型,且因位於海洋食物鏈的上層,因此數量原本就偏少,成長到成熟也需要較多年的時間。這一類動物繁衍競爭的策略是量少質精壽命長,越大的個體能對族群的貢獻越多,因此我們常在無意間吃下的「魚瑞」,對他們來說是很大的損失。

隨著大型魚減少,以及捕魚技術的先進,我們開始吃原本沒有什麼天敵的深海魚。很不幸深海魚的族群生態也有這種特性。某次聽中研院生物多樣性研究中心的廖運志博士提起,澳洲的深海燧鯛近20年才開始有餐廳料理,人們發現最好抓的時候就是在集體繁殖的時候,開始大量捕捉成為餐廳新寵。然而這些好不容易等到性成熟的的燧鯛,其實都花了30年的青春才等到這一刻;長成餐桌上的55公分大,需要150年的深海歲月!現在這股風潮也到了台灣,東部臨太平洋的漁港可以撈到超過600公尺深的深海,在蘇澳漁港常常可以看到(按康)魚待售。

要避免這種大於越吃越少,又越吃越深的趨勢,最好的方式就是以消費的力量,降低捕撈漁業經濟產值對這類魚的倚賴,盡量選擇當季量多的中小型魚類是個好方法。一方面攝取一定重量下對特定魚類族群的衝擊較小;二方面這類魚種的繁殖策略較偏量多取勝;三方面許多捕獲的魚體因為沒有市場被視為下雜魚賤價販售做飼料、肥料、人造奶油等,若計算可以生產的熱量與營養,大量耗能捕捉或進口大魚,然後丟棄小魚,是資源的嚴重浪費。

以宜蘭大溪漁港為例,這裡得天獨厚的地理條件使之成為台灣魚種最多的港口,卻也因為我們的食用習慣,讓這樣的好條件成為最暴殄天物的原因:中研院曾在2006年做了一次調查,比較混獲物與實際賣出的目標魚種的比例,發現平均在5000尾的魚貨中只有700尾上市賣;若以重量計,有55%左右的魚獲被當作下雜魚,成為一卡車一卡車賣走帶磨碎的飼料或肥料,我在漁港望著漁工用沙剷剷上車的比目魚對我瞪著雙眼,無言。

現下捨棄下雜魚追求高單價魚種的習慣,也算是高食物里程及高食物鏈上層的惡習,除了加劇環境負荷,也加深了M型社會的不公平。我曾在國家地理雜誌上看過一張難忘的照片:西非賽內加爾由於大型魚獲都賣到歐洲高級餐廳,市場上大家搶購的,竟是一副完整的魚骨。臨海的賽內加爾有悠久的漁業文化,原本海魚提供了常民50%的蛋白質來源,但歐洲漁船過渡的漁撈導致漁源枯竭,只好食用沙丁魚。爾後又因政客保護財團大型漁船的利益,禁止當地沙丁魚船出海。因此食材要從歐洲進口罐頭,而本國的魚獲則賣去當澳洲黑鮪魚飼料,吞進日本或台灣的生魚片饕客肚子裡。這個故事的悲哀,在糧食危機下顯得更為不公,廉價的在地沙丁魚原可養活更多人,繞了地球一大圈,耗能、昂貴、產量少。

想要遵循「底食」,有哪些選擇呢?以下代表性的水產供大家參考:


建議食用季節

漁撈海鮮

金線魚

白鯧

蝦姑

午仔

章魚

赤鯮

水母

(海蜇皮)

四破

蝦姑

午仔

白帶魚

章魚

花市仔

(梭仔蟹)

三星仔

(梭仔蟹)

水母

四破

竹筴魚

鎖管

市仔

秋刀魚

鯖魚

水母

沙鮻

丁香、粉堯

鯖魚

肉鯽仔

土魠

花枝

烏魚

水母

丁香、粉堯


看到水母驚訝嗎?這種熱量低,但富含膠原蛋白及維生素AB等豐富營養的無脊椎動物,其實已經成為低熱量高營養社會的新菜單;同時也因為海洋食物鏈上層的動物銳減,全球暖化海水增溫及優氧化,已經造成水母的總生物量倍增,很適合成為人類對海鮮的替代選擇。

上表中的種類除了都有量多食物鏈下層的特性外,也考慮了主要漁具的形態。因為有些魚獲本身適宜推廣,但捕撈盛行的漁具卻具有對其他物種的殺傷力,除了大家熟知的「流刺網」、及前述的「大型延繩釣」之外,「底拖網」是新近破壞海洋生態的大殺手。

 

底拖網是張貪婪的大嘴

保育學者推動吃食物鏈底層的「底食」文化,有時會被誤以為是吃海底的動物。恰恰相反的是,一種原為了快速捕捉沙岸環境近海底棲魚種的漁法--底拖網漁法正快速剷平海底豐富多變的環境。

底拖網是用沈重的鎖鍊與滾輪的漁網沈降到海底後,由漁船快速拖動數百公尺的大網,對底棲的魚蝦螺貝及其他無脊椎動物進行大小通吃的撈捕。不但對於捕獲物完全沒有選擇性,同時用來穩定貼著海底的重物陸地上的推土機無堅不摧,被刮過的海底猶如轟炸過般一片死寂。全球最大的底拖網開口可以裝下13747飛機,破壞力相當可怕。而捕撈上來得魚獲大半沒有經濟價值而被丟棄,卻都具有一定的生態價值,也不乏還未長大的高經濟魚種。然而底拖後不僅多數海洋生物被誤捕枉死,整個海底家園也被毀了。

台灣底拖網漁業是近海漁業中最重要的一項漁法。雖然沒有大西洋上那樣大型的網具,但使用的船數過多,網目太細,甚至使用電拖方式,造成嚴重的「過漁」現象,以雙拖快速網使用深40公尺200公尺的漁網一拖,2-3小時就可抓1公噸的魚,但80-90%都是下雜魚,對永續漁業相當不利。東北角、澎湖、西南沿海的漁業資源因此枯竭,因此二十多年前已經頒佈「沿岸3海哩禁止底拖」,部分縣市甚至高度自覺而規定12海浬內不得底拖。但2008年政府竟迫於短期的利益再度開放底拖,將台灣的海洋資源進一步推向死亡。你在漁市場看到那種一盤100元的魚多半就是,而底拖的魚獲常可見魚體因為嚴重擠壓而受損,可以作為魚販選擇的參考。

底拖網靠這檔板撐開數十公尺的寬度,大小通吃。

集魚燈動輒上萬瓦數的強光,對趨光動物傷害很大。

夏季北海岸常見的焚寄網漁船,從岸上觀察都感刺眼。

豆仔+大眼鯛當季當地盛產的小型魚獲是不錯的選擇。

亮不亮,大有關係!

另一類反映了人們貪婪的是「燈火漁業」的演變。這種也稱「焚寄網」的傳統漁法,是利用如白帶魚、鎖管等物種的趨光習性來集魚,然後或釣或網,是一種古老而曾有節制的選擇性漁法。傳統燈光或電土的「磺火捕魚」只能誘集小範圍的魚群,有更多的「漏網之魚」在後續幾年的生命中,成長為更高經濟價值的魚隻,,或是成為其他大魚的食物,維繫了海洋生態與海洋資源。

而今,焚寄網的競爭失控了。傳統5仟瓦的集魚燈變成十萬瓦,漁民都得如防曬般戴斗笠、著長袖、墨鏡以免職業傷害,而捕上來的魚群都眼睛爆裂,魚苗也被高亮度灼傷。而海釣船為了滿足釣客追求「大咬」的期望,集魚燈更強過漁業用船,徹夜不熄燈,船家間的「亮度競爭」衝突成了惡性循環。我從岸邊透過相機拍照都覺得刺眼,難怪數十浬遠的魚之都被誘集,瞎眼之害無一倖免。

那麼,不吃族群數量大的鎖管來抵制燈火漁業嗎?面對人類無止盡的追求,我沒有答案了


友善環境的養殖方式是解答之一 

或許,減少野生物種的消耗是個答案吧。過漁既然已經造成資源的急速下降,魚類又是重要的蛋白質來源,以人為經營增加漁產資源,似乎是個解決貨源的好方法。據聯合國糧農組織統計:水產養殖的產物貢獻已經佔了人類海鮮食用量的47%。然而過去養殖業超抽地下水、濫用抗生素、闢建魚塭直接破壞海岸環境等作為,也是破壞環境的幫凶之一。但一如農業可以找到友善環境的方法,養殖漁業也可以做到,一場負責任的水產養殖革命已經展開。

未來的發展趨勢主要包括:避免對環境的負面衝擊;以及由孵卵開始的養殖,以減少對野生魚群的依賴。而這樣的改善也需要逐步透過永續認證系統來呈現生產過程中的差異,讓消費者得以選擇。

選擇什麼呢?沿海或公海改用海水養殖,可以減少對地下水及淡水的倚賴,而越接近自然的養殖環境,例如澎湖的海鱺海水箱網養殖有很高的市場競爭力,除了肉質健康之外,較能避免對海洋物理環境的破壞,也因為符合魚群自然環境的低密度與活動空間,可以減少病害的發生而避免人為用藥污染環境。當然養殖過程得避免傷害到原先環境提供的大自然服務(nature service),東南亞地區許多海蝦場選址選擇生機昂然的紅樹林濕地,但若改建成蝦塭勢必得破壞紅樹林,因此影響紅樹林擁有的碳吸存與天然消波塊的功能,當然也會進一步降低蝦塭的產值。而若有環境認證,可以在考量環境的作業規範要求下誘使相關業者遵守,讓消費的力量促使漁業的生產能兼顧環境提供的其他功能。

台灣自2003年也開始推動養殖漁品生產履歷,優良養殖場經漁業署認證後,相關的產品利用設頻條碼,提供消費者有關魚苗來源、飼養環境、飼養過程、健康管理、飼料供應商、加工配送等過程的資料。目前對於海鱺、台灣鯛、鰻、鱸、虱目魚、石斑、文蛤、蜆、牡蠣、白蝦、香魚、黃臘鰺、烏魚、淡水長臂大蝦等14項養殖水產品進行驗證,部分超市可以看到有TGAP(台灣良好農業規範Taiwan Good Agriculture Practice)標章的產品,並可利用條碼查詢生產履歷

 

負責任的消費,支持負責任的漁業

研究者指出全世界已有75%的商業漁獲族群瀕臨崩潰!因此認證的功效可以不止發揮在養殖魚的選擇,還應該進一步推動漁撈業的認證。一旦知道魚獲的來源海域與捕撈方式,追求永續的魚饕就擁有更多消費選擇的力量。

在還沒有漁撈認證制度之前,除了前述文中的推薦選擇之外,也請節制拒吃:

l    鯊、鮫等軟骨魚(底拖漁業常捕獲,且陸續面臨滅絕危機,夜市的涼拌鯊魚皮多是年幼的小鯊。)

l    魩仔魚(多種魚來不及長大的仔稚魚。)

l    顏色鮮豔的珊瑚礁魚(魚種減少將無法控制海綿蔓延造成珊瑚的死亡,進而瓦解海洋資源並釋放二氧化碳。)

l    馬糞海膽(這種日本料理海膽壽司上的主角,在澎湖及南台灣珊瑚礁生態系扮演重要的平衡角色,目前因採捕而數量銳減,嚴重衝擊珊瑚生態系健康。)

l    飛魚卵(飛魚是黑潮上許多迴游掠食魚種的主食,飛魚卵的採集多是用漂浮於海面的草席大量蒐集。)

l    開始少吃價高、體型大的掠食魚(通常位於食物鏈高階,包括鮪魚、旗魚、鱈魚等,族群數量少,含汞量常高。)

在瞭解了人類對海洋資源的掠奪演變之後,很懷念石滬漁業適量採集、社群共享的溫厚與永續;也開始嚮往一支釣的公平競爭與收獲前對獵物特色的最後注目。我相信,即使改變種類的選擇也不會有太多的遺憾,因為料理方式可以讓我們繼續享有美食!想想現在高價的黑鮪,在生魚片文化風靡全球之前,還只是貓食或罐頭材料呢。

最後,分享「海鮮的美味輓歌」一書作者的領悟:「少即是多。」我們對海鮮的美食文化,也應該開始思考吃當地,吃當季,在蛋白質不缺乏的身份下,要年年有魚之前,記得節制的原則,留一點給「越來越多的別人」,也留一點給「明天的自己」。

 


東北海域的漁港常見這種加工後可以漂浮在海面的草蓆,誘集飛魚產卵。

石滬是過去近海常見的半自然集魚設施,免燃油動力,適量捕捉,社區共享。高智潁攝

鯊魚等軟骨魚多數面臨生存危機,但仍常被底拖網捕捉。

 


(註1推薦進一步參考:

l  詳細的海鮮選擇參考:國立海洋生物博物館「全民挑海鮮海鮮採購指南網站」 

l  瞭解漁業資源的全面改變與文化因素:海鮮的美味輓歌一個老饕的環球行動。

     Taras Grescoe著,陳信宏譯。2009。時報出版。

l  瞭解台灣的漁業資源與魚食文化:台灣魚達人的海鮮第一堂課。李嘉亮著。2007。如果出版社。

l    人類對海洋衝擊的強烈影像閱讀:「魚線的盡頭The End of the Line」影片,

      台灣版權可洽中央研究院生物多樣性研究中心,或參考官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