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天爺的多功能養殖中心

 
 文:人禾環境倫理發展基金會執行長 - 方韻如
 本文同步刊登於2010年八月號第六期GREEN綠雜誌
 
          大西洋颶風季來臨前,墨西哥灣早在4月22日爆炸的油井,漏油擴散面積已超過5個台灣大,重創周遭的生態、漁業、觀光、及健康,美國會擬向英國石油公司求償100億美元。而台灣在6月底也驚傳高美濕地被工廠以槽車載運鍋爐重油傾倒,黑油蔓延超過1000平方公尺的面積,報載台中縣環保局表示,若查出將依水污染防制法罰款300萬台幣,及1年以上5年以下的刑責。
                          
 左圖:2007世界濕地日:保護濕地才有明天的魚。 (Ramsar/提供)
 右圖:2010世界溼地日呼籲:保護濕地是氣候變遷的解藥。(Ramsar/提供)
 

         這兩個事件的規模有差距,產生的原因也不同,但相同的是,影響的區域都有重要的河口濕地;而前者公害糾紛的賠償與後者涉及刑責的懲罰,都試圖尋求為損失計價的社會正義。在友人詢問為何美國會有如此高價的求償金時,我不禁也計較,相較於造成重如泰山的損失,5年以下的刑責是多麼輕如鴻毛啊:
你若拿5年與受影響的生命相比:千隻孵化約僅有一隻平安長大的海龜,從出生到性成熟需要長達3050年;你若拿5年與河口濕地形成的醞釀期相比:從台灣旺盛的溪流的力量,在高山地表不停地切割搬運著,終將逐漸細小的泥砂送到了河口堆積著,再由海潮的一天兩次的浸潤拍打,千百年才形成這樣顆粒、孔隙、導水率、有機質含量都剛好的潮間帶濕地;你若拿5年與濕地所有生物的演化戲碼相比:從遠古的祖先開始接力修改,千萬年來才緩慢定案了今天的劇本,潮汐時刻表的密碼直接烙印在DNA裡傳承著,日照、鹹度、溫度、懸浮著的食物種類、躲避天敵的泥灘挖洞速度,生活條件形塑著他們的長相與行為,這劇本各個要素『一個都不能少』;
然後,一個晚上,一輛車,這十年百年千萬年的累積就受了重創,只因為這家工廠可能想偷省的一點處理費。
 而我們濱海的居民們因為豐饒河口帶來的討生活技能,與周邊因此發展的聚落文化,也累積了數百年的時間,比起5年刑責差距不小,數一數影響影響人數,數一數漁業及相關產業的損失,想一想避免系統崩潰或得重新恢復相關條件所需的可能努力,惡意破壞後的300萬罰金,的確什麼彌補也做不了!


左圖:紅樹林及泥灘地是老天爺賜予的防波堤。(方韻如/攝影)
右圖:保留適當的海岸緩衝區,就不需要花錢耗能無止盡丟消波塊。(高智潁/攝影)

真的有這麼嚴重嗎?面對曾經綿延西海岸的河口潮間帶濕地逐一消失,除了海濱夕陽的浪漫,除了踏浪逐蟹的歡笑,其實是典型的『因小失大』加上『一失足成千古恨』。失多大?又為何恨千古?這得從我們一向不熟悉的濕地提供的服務一一說起:

 

濕地是老天爺完美的養殖中心

首先,得先解釋一下濕地。回到直譯的英文『wetland』,與中文古字的『坔』來看,會更容易理解濕地是土壤飽含水的環境,泛指我們熟悉的海岸潮間帶河域行水區低窪地水田埤塘等,有的有季節性的乾濕,有的有水位高低變化的週期。而河口濕地向來是大家最關注的天然濕地,因為豐饒,因為河海陸三個系統交界的機能完整,是許多重要文明的起源地。

這樣的環境扮演著自然物質的最大轉運吞吐口。河水一路從山區帶來的營養物質:可能包含著山巔樹梢落下的果實,可能包括著悠游溪魚死亡後的身軀,可能包括著一陣雨後從沖刷下來的土壤腐植質,都在這流速緩慢甚至停滯的水域裡進行『暗盤交易』。濕地大量的植物利用著這些營養茂盛生長著,招潮蟹、沙蠶、各種仔稚魚、珊瑚海葵貝類的幼年期動物也享用著大餐,濕土下則有無數的微生物像清道夫一般幫忙分解,有氧及厭氧的化學反應及礦化作用,都讓這些慢慢沈積在河口的『廚餘』,造就了地表最高生產力的生態系,這其實是老天爺精心營造的養殖漁業啊!這個養殖的過程可充分落實了老天爺『從搖籃到搖籃』的理想,不僅沒有產生有害廢棄物,還順便固碳產生萬物可循環的生命。無怪乎國際濕地日(註1喊出『濕地是水、生命、與文化:Wetlands: Water, Life, and Culture』、『為了明天的魚:Wetland Support Fisheries』這樣的口號。
 
            
左圖:牡蠣養殖也是濕地碎屑食物鏈的集約化。(方韻如/攝影)
右圖:國光石化影響的芳苑大城濕地還有傳統載運牡蠣的牛車。(方韻如/攝影)

去年人禾環境倫理發展基金會曾帶一群老師前往北海岸不起眼的小溪出海口觀察。溪邊小白鷺覬覦不去,還有俗稱釣魚翁的翠鳥為了爭地盤打到幾乎落水,我們用手撈網順手一抄,就是滿滿的銀漢魚;用窺箱往水裡一放,就窺見魚蝦螺貝。那天大夥兒見證了溪流海洋交界的河口,是超乎一般人認知的水族繁衍的必經要道或必要溫床:台灣的淡水魚只有1/2種類生活史不需到此,其餘的1/2以及更多更多歸類在海水魚的種類,生命中都有段時期要經過這裡的洗禮;而淡水蝦更有3/4是河海兩側迴游;我們還有更多乘著洋流南來北往出現在台灣近海的中大型魚類,以及掛在海中一串串的牡蠣,這些我們所熟知的海產佳餚們,都倚賴著從海岸河口建立起的碎屑食物網而生。

而你如果向那些每年南來北往的水鳥們借本遷徙指南來看,我們會發現台灣沿海濕地真是一處亞太營運中心!這高級驛站接待每年往來俄羅斯、日本、中國、南韓、澳洲、紐西蘭的遷移生物,更有來自太平洋彼岸阿拉斯加的黑腹濱鷸群被發現。這裡的濕地透過我們所不瞭解的關係鏈,串起太平洋岸從北到南廣大區域的環境穩定度,也撐起了台灣海峽或甚至洋流影響所及海域的漁業。也就是,我們對這裡的破壞,得為整個太平洋西岸的生產力、公衛、甚至氣候變遷負些責任。
   
     
左圖:彰濱濕地僅存的牡蠣養殖區受工業區突提效應改變海流影響而淤積擱淺。(方韻如/攝影)
右圖:河口迴游的鰻線是漁民季節性撈捕的白金,至今仍無法人工繁殖。(方韻如/攝影)

 
 

維護濕地是氣候變遷的解答

氣候變遷,又怎麼說呢?因為濕地複雜的物理化學作用,封存甲烷及有機碳,成為是地表的三大碳匯之一;也因為河口濕地維繫的生命網絡牽連到海洋最大的碳匯珊瑚礁生態系,以及體內固碳的無數海洋浮游動物。加上濕地可以蓄積洪水,調節瞬間暴雨在地表肆虐的災害。海岸濕地綿密的組織也發揮了以柔克剛的功效,消弭了海浪的侵蝕力量,讓台灣國土維持著向海擴張的潛力,減少了海水入侵內陸及地下水層的機會,其實就是老天爺做好的免費堤防!在海平面上升、颱風威力增強的現在,更顯現其保全角色的重要。只可惜台灣為了保護過於臨海區域的開發,修建了突出的剛性結構體,這些堤防及消波塊暫時阻擋卻無法緩解海浪的力量,因而強大的驅力只好轉向侵襲其他海岸,使濕地的保全功能失去了平衡。但這驅力可是由月球引力、地球表面溫差所牽動的,潮汐、洋流、風浪不可能消失,也不可能臣服於水泥之下,若不再保留海岸緩衝帶還給大海,即使把台灣全部包在堤防內都只會增加災害。因為以上種種,2010國際濕地年提出的口號: 『維護溼地是氣候變遷的解藥:Caring for wetlands: an answer to climate change』

 

濕地產業的價值,來PK一下吧

 

為了好好地向老天爺致敬,我試著讓老天爺的沿海濕地產業與現下台灣的濱海工業PK一下:
 

 

天然沿海濕地產業

現有濱海工業區產業

溫室氣體排放

免費固定溫室氣體。僅少許漁業通勤動力,材料可循環。 (勝!)   

排放之。且供電的台中及麥寮火力發電廠雙雙入圍全球二氧化碳排放量前十名。

節水

純海水產業則不耗淡水。 (勝!)

多半高耗水。每日耗水六輕約38萬噸,集集攔河堰截水供用造成濁水溪下游乾涸沙塵暴。國光石化40萬噸,相當於彰化縣民生用水的全部。

產業排他性

(勝!)

用水及污染排擠其他農牧業,導致超抽地下水影響公共建設安全。

空氣污染

(勝!)

多半有。PSI<10的懸浮顆粒容易入侵肺部,PSI<2.5的微小顆粒可以直接進入血管,大幅增加下風處又受丘陵阻擋的沈降區域居民罹患心血管及肺癌的比率。

參與獲利門檻

一般,目前多在地傳承。過去雲林的沿海牡蠣種苗年產值約40多億,只是欠缺產值盤算。 (勝!)

高,由大型企業控制。雲林六輕每年約繳2億地方稅收。

 
看來沿海濕地產業可有相當高的經濟貢獻,並有避災減損的環境價值,只是我們的會計制度還不夠先進未能將之量化,是極適合在西濱永續發展的國土利用模式。積極的國土規劃會指導土地最永續的發展模式,而起碼的國土規劃也該依據環境的特性訂定適宜的利用方式,重要敏感的區域為了避免造成全民的重大損失,必須對開發行為有所限制。

不幸的是,沒有多少人願意站出來為我們沈默的濕地說句話。歷來濱海工業區不斷地破壞天然濕地,花錢設置然後閒置荒蕪,國家的政策指示『鼓勵民間多用填海造陸的方式取得工業區用地』,最近以國光石化為代表的多筆私人企業的工業用地取得,又有中央或地方政府的公開護駕,準備強行廉價取得海岸濕地。其百萬倍金額的直接與間接損失,之後將延續無數世代而累積放大無以恢復。而這些自然服務難以替代的高效能,則在現在才一一被看見:

 

不能沒有你我們都是大自然服務的受惠者

 

『海鮮的美味輓歌』(註2一書中描述的美國東岸最富庶的切薩比克灣(Chesepioc),在20世紀初期每天都有13節滿載牡蠣的火車從巴爾的摩開往美國各地的生蠔餐廳,其他魚蝦蟹貝海菜等產值更不用說。但因為上游沿岸都市及的休閒農牧產業的高營養廢水,因為灣區周邊公路橋樑上的車輛廢氣,整個灣區嚴重優氧化陷入死寂,魚獲不再,也帶來鄰近地區衛生安全的危機。而減少野生牡蠣的採捕,恢復以牡蠣可生長為指標的環境,是該灣區目前全力以赴的方向;因為,牡蠣過濾淨化河水這檔事,效率及CP值遠遠超過人類花錢興建維運的污水處理系統。

 

一如河口濕地這麼的多功能,自然界每一個元素都有『不能沒有你』的意義,這全部的組成造就所有生命的家,也是你我的家。那一草一木的存在,以及他們所存在的位置與數量,並不只是這個家的裝潢,都還形成了完整的維生或保全系統,造就了我們所熟知的作息與衍生的社會與經濟安全感與默契的基礎。你不會希望常面對無預警馬桶不通或漏水的困擾,不會希望窗戶不能開空調又失靈的窒息感,更何況冰箱空了市場又買不到菜,明明繳了水費卻不敢確定有水可用。如果我們失去了大自然千萬年來的節奏,這些惡夢就會一一到來。我們似乎該成立個『大自然服務消費者保護聯盟』,開始自省自救了!

 

(註2)海鮮的美味輓歌。Taras Grescoe著,陳信宏譯。2009。時報出版。
(註1)拉姆薩濕地公約(The Ramsar Convention on Wetlands)是國際間保護濕地的最高原則公約,1971年簽訂,至今有123個締約國,由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擔任該公約行政管理機關。http://www.ramsa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