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童玩節復辦?  帶回的只是驕傲?
 
圖文:人禾-員山森林生態館 專案經理 - 薛濬瀛
 

我還只是一個普通的遊客,2000 夏。

對於宜蘭的童玩節的回憶,早在大學畢業旅行那年,在宜蘭同學的號召之下,我們來到的冬山河親水公園。現在偶爾翻開手中的相紙,那一年的半生不熟的青澀,在童玩節的的歡樂背景中,印下了一個盛夏難忘的美麗記號。

 

我還是只是一個關心環境的遊客,2010 夏。

十年中的變化很大,宜蘭的童玩節從興盛一直到落寞。從遊客每年必到的盛會,變成虧損連連的箭靶。宜蘭的爸媽有些甚至戲稱:「甚麼童玩節阿!?是童尿節吧!」種種不堪的批評與指正,讓宜蘭國際童玩節在多年前畫下休止符!

 

只是休止符,不是終結號!

因為政策的改變,宜蘭國際童玩節在今年復辦了。舉辦之前,還因為預算經費問題吵得沸沸揚揚,淪為政治口水戰。始終還是辦了,這塊大招牌,始終帶有許多的期盼:帶動地方經濟週轉、地方產業興盛、加速童玩節在國際的能見度諸如此類的殷殷盼望讓大家滿心歡喜的等待著。

 
        
 

結束了,留下了些甚麼?

四十四天的盛會,造就了五十八萬人次的遊客量,甚至在最後一天有2萬多人湧入冬山河親水公園,在最後的夕陽餘暉中期待明年再相會。我是個遊客,我也會感動於這樣歡樂的氣氛,同時我是一個關心環境的遊客,我也會在乎我們的環境系統,可以有效的承載這樣的歡愉嗎?  44天的58萬人次的遊客量,若每人僅製造2公斤的垃圾,就有超過1000噸的垃圾產生。好像不多吧!? 誰處理呢?? 到哪去了?

另外,往往令人詬病的水質問題,在今年提升了設備及檢測的技術,使絕大部分的水質都處於正常標準,當使用完畢的水,到哪去了? 可以回收嗎? 直接排入冬山河嗎? 周邊的民宿生意大好,住宿送童玩節門票,那免洗牙膏牙刷的供給呢? 是否也是環境承載的另一個環節。喔! 我還忘記了,周六到宜蘭及周日回台北狂塞在雪山隧道的車流,都還來不及計算了二氧化碳的排放量。

 

       
 

會展不應只是經濟行為,也是生態系統的一環!

早些時期我在宜蘭看到報紙,說縣府機關應積極推動宜蘭縣的會展經濟,帶動地方繁榮。經濟發展無可厚非,但是技術政策的廣闊性及全面性理應同時顧及各種面向,難道我們現在還會使用工業革命時代的機器與觀念去生產嗎? 當然不會。當觀念、技術越來越進步的時候,任何的經濟、社會活動更需要顧及周全性及完整性,這才是一個負責任的決定,而不是「白海豚自己會轉彎」的無稽之談。當台灣想隨著世界潮流前進時,卻忘了也應合乎台灣環境的承載度及脆弱程度。會展是潮流,也是創造發展的契機,台灣除了會展之外,也理當要會教育,那些「留下了些甚麼」的問題,在童玩節結束後,有無任何的延續政策,包含場地後續規劃使用、水資源循環利用機制、品德教育宣導等,能否創造出與「童玩節 Ver. 1」不同的作法,這樣的作為,似乎比起邀請很多國外團體打開國際知名度,獲取國際認同及機構認證來的更有實質意義。又是老生常談了,但言教不如身教,請積極的告訴我們的下一代,除了要會玩,也要在乎環境與倫理。任何一項我們吃喝玩樂的項目,都是從我們生存的環境與自然中獲取的。

 

小結

童玩節結束,期待明年有新的面貌。夜市票選也結束了,今年的最環保夜市:從缺,但今晚各地夜市依然會繼續開張。花博要來了,所創造出來的會是適存環境的美麗花卉,還是所費不貲的「塑膠花」,且讓我們積極的態度拭目以待。身為生態(生存)環境的一部分,請關心我們的環境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