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門前有小河,也有攔沙壩:颱風季前再看河川治理
 
圖文:人禾-羅東自然教育中心 專案執行 - 葉其蓁

 

        「趁現在快拍一拍!待會就要填起來了。」

         怪手上的工人饒富興味的看這我跟Awi,兩個奇怪的闖入者。認真的趴在他們前幾天才灌好的水泥地上‑-拍蝴蝶。

 

         其實我們也算不上闖入者,這裡曾經是Awi的家,是他和孩子玩水嬉戲的地方,是他記錄了好幾年蝴蝶生態的地方。這裡曾經有個美麗名字,叫夢谷。
 

         夢谷是這裡的人們寄予厚望的地方,拜得天獨厚的天然景觀之賜。這裡有美麗的夢谷瀑布,有成群飛舞的蝴蝶,慢慢的,開始有了民宿和蝴蝶園,期望從外地來的客人們,也能分享這裡的清靜與美。

 

         還記得第一次到夢谷,Awi帶著我們走到溪的上游,越過夢谷瀑布,溪的上游是寬大的鵝卵石地,兩旁是陡峻的山坡,有美麗的深潭,我們在上游沁涼透徹的水裡玩耍、看魚。但下面隆隆作響的挖土機正預告著危機,只是那時候的我,還沒有警覺這樣的場景,將一步步貼近我們、侵蝕我們的生活。

 

         再次回到夢谷大約是一年後的事,接連的幾場颱風,讓夢谷變了很多。瀑布下的深潭,早成了平坦的灘地,之前住的地方,被沙土掩埋後只看得見屋頂,我踩在屋頂上,想像事發當時的觸目驚心,往下看一座8公尺高的新擋土牆,就蓋在過去下溪玩水的地方,切斷邊坡和了下溪的道路。難道把邊坡換成陡峭的牆面就安全了嗎?我望著越疊越高的溪谷,不禁擔心了起來。然而Awi只是無奈的笑著,默默得接受,反倒還安慰我說:「下回來種樹吧!之前的房子旁的樹都倒光了,我們需要更多的樹木來保護土地。」

 

         來不及等到小樹長大,拜上游整治之賜,河川堆積的速度比以往還快,挖土機總是把河道內的沙土堆積到兩岸的蛇籠和擋土牆上,颱風一來,這些建物擋不住雨水、河水沖刷的力道,原來沙土便隨著大雨,回到河流裡繼續堆積。8公尺擋土牆並沒有支撐的太久,眼看僅剩下2公尺的高度。挖土機又開始動工了!他們要做什麼呢?

 

         這一次,水利局蓋的不只是蛇籠、擋土牆,他們帶來一個又高又大的攔砂壩,就在Awi家下面。攔砂壩從已經墊高的河床往上蓋,眼看將來欄沙壩填滿的時候,Awi僅存的涼亭、工作室,也將埋在沙土裡。這一次,Awi真的開始緊張了!他知道天災總是有發生的時候,這裡陡峭的地形地質勢必將鬆動的沙土帶到下游,他總是可以退一步,將更多的土地還給河川,培育更多的樹木來保護他的土地。然而天上掉下來一座攔砂壩,預告了這塊土地掩埋的命運,卻是他想解決也解決不了的問題。

 

         幾次的陳情,終於決定了在他的土地蓋上更高的擋土牆,坡地上好不容易長起來的樹,只得被移植到更高的地方,過去的房子,早被埋在3公尺深的地底下。雖然無奈,Awi仍舊是帶著我,走到那個正在施工的土地上--拍這條傷痕累累的溪流,拍那些必須習慣在水泥地上喝水的蝴蝶們。

 

         眼看七月過去,又來到了颱風的季節。那條溪的攔沙壩可以撐得了多久,或許一次、或許兩次的颱風?接下來呢?上游的沙土堆得越高,對下游越是危險。每一個攔沙的工程都是一種負債,等待某場的大雨一次清償。如此簡單的道理,卻是工程開發單位無法理解的事。蛇籠、攔沙工程對溪流、對人們造成的災害,往往比洪水本身還要可怕。這些工程阻斷了生物走向棲地,完成他們生活史的路徑,也阻斷了我們認識溪流了解溪流的機會,甚至增加了溪流沖刷下來的土方。犧牲了這麼多,這些工程真的保障了我們生命財產的安全嗎?真的從根本解決問題了嗎?我想答案不用說,光是看著同一個地方年年作響的挖土機,就知道了。

 
         該如何與每一條溪流共同生存,找回曾經環繞在你我週遭的清澈小溪,不是花大錢砸水泥塊下去就可以解決的問題。而必須花心力、花時間,從過去許多人們與河流相處的智慧中,找到個別的解決方法。也是治理單位,以及生活在這塊土地上的我們需要共同思考的問題。
 

水泥地上吸水的蝴蝶

 
 
 

還沒下雨蛇籠就已經撐不住上面的沙土

 
 
 

上游的工程預告著下游的危機

 
 
 
 

左邊是原來住的地方,剩下涼亭保有過去的生活軌跡,下為檔土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