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光石化~是敦親睦鄰的好咖?還是內有惡犬的拍咖?
 
文:人禾-員山森林生態館 專案執行 - 黃嘉佑
      
       國光石化、二林中科,標榜著無限的工作機會,一個讓在地鄉親有機會改變生活品質的願景。但提升了生活品質,改變了童年成長的環境,把孩童時期的遊戲基地換成都市叢林,想起小時候在潮間帶追逐招潮蟹跟彈塗魚的盛況,即將隨著開發案而不復存在,令人感到不勝唏噓,離鄉背井在外地工作,是彰化人避免不了的辛酸,位於台灣的中部,不多的工作機會,影響最深的是生計問題,所以年輕人紛紛背著行囊,外出打拼,留下的是年長跟年幼的家人,一篇又一篇的心路歷程,彷彿訴說著彰化的近代史,如果可以在家鄉工作,陪陪家人更是每一個遊子心中最深切的盼望。

   

隨著開發案的誕生,似乎像鮭魚回鄉般,準備回鄉一展身手。但隨著時間演進,人依舊在外地打拼,開發案正如預期如火如荼的展開,有改變的是在地人不再引頸期盼,唯一沒改變的~持續對環境的不友善。

   

彰化地區是台灣的農業大縣,像有日本越光米之稱的埤頭中興米、全縣最大的溪湖果菜批發市場、全國最大植栽批發的田尾公路花園,二林一帶的養鴨場域,芳苑海域的養蚵重鎮,其中在『芳苑』一帶的海域,看似荒蕪的潮間帶,孕育著無數的溼地生物,是鳥類的覓食和棲息的好住所,更有瀕臨絕種的保育類動物-台灣白海豚迴游的海域,在這個與環境共存的城市,有著許多依靠環境生存的『居民』,隨著二林中科、國光石化的誕生,原本生活在這片土地上的居民,勢必又要掀起一場與環境共存的大作戰,數公

里的潮間帶一旦變成鋼筋水泥,大海與陸地之間的緩衝消失了,首當其衝的應該就是這些動物了,再接著就輪到老百姓了,隨著暖化加劇,氣候變遷,以往颱風引起的災害,相信會更為嚴重,再者工業污水的排放,也將造成水資源的衝擊,進而影響到灌溉及民生用水,那麼引以為傲的蔬菜、花卉也將深受打擊,進而壓縮居民的生存空間。反觀二林中科及國光石化,能提供多少工作機會或是資源給在地鄉親,是5%?還是10%?彰化地區向來以務農為主,一般在地鄉親的教育程度,無法比擬鄰近的大台中地區,當然能夠從事業者提供的工作機會相對有限,最大受惠者應該就是來自鄰近國家的外籍勞工,試想深受國光石化影響的,可能不只是環境、更多的部分是在地鄉親的生存空間。
 

         在台灣西部的海域中,有一種族群數量極為稀少的哺乳類動物-台灣白海豚,又稱為媽祖魚,總是在每年的媽祖文化祭中現身,是一種瀕臨絕種的保育類動物,最喜歡漫遊於彰濱的海域中,但是國光石化進駐後,將會使它的生存空間變小,甚至是銷聲匿跡。在政府主管機關計畫中,透過訓練讓白海豚轉彎,避開這片海域。但我們不禁深思:『為什麼是白海豚來配合人類,而不是人類來配合白海豚呢?』在一次偶然機會中,參加彰濱海岸的健走活動,深深發覺這片小時候的遊戲天堂,變的不多,有變化的是海岸線靠近陸地一些,但當地海邊特殊的『海味』依舊是那麼的熟悉,遙想童年最有趣莫過於渡海交通工具~牛車,在大清早退潮時,呼朋引伴到潮間帶玩耍,伴著陽光追逐著招潮蟹,約莫下午時分,大伙一窩蜂急忙搭著鄰家大嬸的牛車返家,看著逐漸上升的水位,也表示著回家的時間到了,現在想起來因為貪玩,回家以後的竹筍炒肉絲,此起彼落的高分貝追逐叫罵聲,不由得傻笑起來。

   

 

國光石化號稱可以帶來5000億的產值、提升4%的GDP,但卻要台灣人平均捐軀23天的壽命來換,值得嗎?身為在地人,不能不知的在地事,今天影響的可能是台灣白海豚及鳥類的棲息地,明天影響的就會是不只是彰化地區的鄉親們,還有會吃到彰化糧倉農漁產品、呼吸到國光石化產生的懸浮微粒的全台子民。在此希望大家在能力範圍之內,一同來保護我們的家園,將目前的人文風景保留下來,讓下一代的主人翁也有機會重溫父執輩的童年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