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食物的價值看農地的價值
 

健康的食物來自哪裡?健康的農地哪裡還有?近來一處處傳出:為了工業區開發而強行徵收農地,甚至即將收成之際還由警力戒護怪手進入農地強行毀田, 從彰化、苗栗到新竹,宛如變身怪獸的國家機器彷彿視農地及農產為障礙,讓人不敢相信這會發生在民主富裕的台灣。這些作法也突顯政策的人格分裂:這些中選的優質農地不乏相關單位『有機生態村示範區』的心血,也有位於農業生產專業區中,台灣糧食自給率只有30%,在舉世迎戰糧食危機的關頭,台灣竟不斷讓良田毀去,也違背了行政院去年底院會『減少使用良田變更工業區』的說法。

 

先來想想食物的價值,你會看見農地的價值。

以下文章轉載自【寶蓮園】李寶蓮的文章【從「社區的力量」看食物的價值

 


 

從「社區的力量」看食物的價值 

 

          飲食教育推廣者,或有機觀念的宣導者經常踢到幾塊鐵板,之一是:「有機為什麼這麼貴?」

          我卻常在心裡想:「食物本來就不應該便宜!」

          一般食物為什麼這麼便宜?廉價食物的背後,有多少環境倫理被踐踏,公平正義被犧牲,未來資源被掠奪,生物的尊嚴被輕賤……便宜,只因這些成本不被計算;便宜,讓人過度購買,不經意浪費…… 

          價格貴賤是比較出來的,當云云市場物賤如土,提升食物價格為農請命,猶如山賊匪寇──搶錢!活該不求聞達做了農(還是個有機農),想和其他行業比收入,好像干犯了天條!更慘的是,即使干犯了天條,友善耕作的農民投資報酬與其他行業還是沒得比。


          就在富裕國度的人們恣肆享受低廉物價的時候,古巴,這個被民主世界鎮在雷峰塔下的社會主義國家,用它的真實經歷為我們呈現出食物真正的價格與價值。紀錄片「社區的力量古巴如何度過石油危機?」紀錄一個驚悚的事實──食物的真實價格,遠非今日有機市場的標價可以呈現!

          1990
年代初期,古巴失去了由蘇聯輸入的石油,加上美國的刻意封鎖,整個國家立即面臨了嚴峻的危機──餵養人民;以及接踵而來的挑戰:重新創造一個低耗能的社會系統。從大型的慣行農業、依賴農藥、除草劑,轉型為小型的都市菜園;從出口導向、單一種植的工業化大農,轉變為糧食自給、多樣化生產的有機小農型態。古巴成功走過能源危機,締造了首屈一指的有機王國,並重建低耗能的社會體系為了減少食物運送所消耗的能源,農業進入都市,打破城鄉生活型態迥然不同的慣性;為了降低對能源、農藥與化肥的依賴,使用人力或畜力耕耘、手工除草、自製堆肥都需要大量的人口重新投入農業生產,於是整個社會全盤翻轉,科技新貴也爭相務農──因為食物呈現出原本應有的真實價值,農人成為社會上生活最優裕的階層之一。再沒有非有機的食物可買,因為生產成本太高當石油不再充裕!再沒有人問:有機為什麼貴?因為有錢也買不到,只能自己種!

          他們確實經歷過險惡無比的危機,但如果我們腦中開始浮現哀鴻遍野的地獄景象,那又錯了!

          因為人們幾乎都必須耕作勞動,無車代步只能走路或騎單車,而且百分之八十的食物是有機的,很快肥胖症消失,糖尿、心臟血管疾病罹患率降低(憂鬱症躁鬱症失眠症應該也降低了吧?~筆者想),國民健康指數上升;因為都市中爭取耕地寸土寸金,社區閒置空間、髒亂角落都被悉心照顧成井然有序的菜圃,屋頂陽台都成菜園,也解決了隔熱排水的問題;為了降低食物里程,城鎮五公里內是最夯的都市農園,提供大量工作機會,失業率降低,貧民窟消失;因為無法從事遠距離貿易,產業不得不調整為社區內需、自足的結構,貨幣價值低,以物易物稀鬆平常,社區因此緊密連結,貧富差距彌平,人際關係更加溫馨。最酷的是,他們沒有向世界的經濟霸權國家低頭,驕傲地維護了國家的主權與尊嚴,並向世界證明:回歸低耗能的生活不是天方夜譚。

          確實,今日低廉的物價,完全建立在便宜的化石能源之上,這些能源不可再生,不但已經超過開採的頂峰,而且全世界耗用的速度還在快速增加,耗竭之日不遠,未來的世代不但無法像今日的我們一樣消費,還要苦於今日這種生產與消費的模式所招致的種種環境問題:溫室效應、氣候變遷、土壤劣化、水資源枯竭、環境汙染、生態失衡

          台灣是個島國,糧食自給率只有30%,卻有大片良田在休耕廢耕,原因無它,市場的低廉價格讓小農無法投入生產。進口食物為什麼可以便宜?因為:依賴便宜能源的跨國糧食貿易,低價衝撞各國的本土糧食自給結構,增加不必要的運輸,卻不必為全球暖化負責;因為:工業化農業大規模生產造成的環境問題,都不被計算在成本中。


          相對的,對環境友善的生產方式,製造較少的汙染,耗用較少的能源,維護較健全的生態,保持永續的地力,卻必須付出密集的勞力,獲得到較少的收成,但環境、生態、能源、社會等等成本無一可以逃脫。工業化大農常有政府的補助,照顧環境的小農不但沒有得到補貼,通常還必須為了認證而付出更多的費用,做更多工作,價格戰中雙方形勢立判。

          目前能源危機還只是警訊,沒有真正來到,使得在一般市場的物價對比下,友善耕作的意義與真實價值難以被看見──我們都習慣了近視眼。廉價而富足的物質生活,是整個社會共同壓榨環境而來,我們都是既得利益者,在既得利益氾濫如洪的現狀中,願意付出高價支持對待環境友善的生產,確實有點傻。而食物真正的價格,恐怕也只有古巴這個國家的人民可以深切明白。


 


「社區的力量古巴如何度過石油危機?」
「大地旅人環境教育工作室」公益販售
http://earthpassengers.org/product/1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