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海洋日敲響的警鐘

 

文/人禾環境倫理發展基金會專案執行 - 蔣沛志

 

 

     古人造字,暗藏玄機,也反映現實:以「活」字來看,活者,從水部,有生命、生存、生計及其延續的含義,所以,要「活」就不能離開「水」;科學家們也提出地球生命起源自海洋的論點,兩相呼應,對地球上最大的一片水域-海洋,是生命的起點也是生存的延續做了最佳的詮釋。
 
      
台灣,四面環海的島嶼,與海洋的關係與淵源自然密切,台灣本島目前的22個行政區當中,除台北市、台中市、南投縣、嘉義市在地理上未與海洋直接相鄰外,其餘18個行政區海陸相接所形成的海岸線總長度約有1150公里台灣本島東、西部海岸,雖同受海水各種作用力量雕琢,但因地質構造的不同,呈現出多樣不同的海岸風貌,多變的海岸景觀,豐富了視覺上的享受,同時也是許多生物安身立命的所在,海岸線處在淡水與鹹水交界的環境,所形成的生態系統複雜,供應包含陸地及海洋生物生命延續的養分,是孕育地球生命的營養帶,正因為海岸生態系統多樣複雜,更顯脆弱,一個小小環節的變化,所影響的層面甚深、甚遠。

 

            

台灣的海岸,終日受潮汐作用影響,不適居住與耕作利用,加上早期軍事戒嚴時期對海岸線的管制,形成一片荒蕪不可親近的形象,如今在「振興經濟」口號下,將開發伸入這片「荒地的再利用」,看似將重要活絡經濟的建設置於人口密集區域之外,達到與我們人們平日生活影響最小的權衡狀態,但事實上,我們唯有用我們自己的角度在看待這樣的眼前利益而別無選擇嗎?拿目前海岸開發的幾個相關案例來看:台北貢寮的「核四廠」興建工程的突堤效應,造成貢寮海岸沙灘的流失,喪失在海水侵蝕作用下對海岸保護的緩衝地帶。基隆番仔澳灣的「深澳電廠擴建」,水泥化的人工建築,使基隆原本所剩無幾孕育漁產的天然海岸持續消失中。彰化彰濱工業區的「彰工火力發電廠」、彰化大城的「國光石化科技園區」、雲林的「台塑大煉鋼廠」等的興建,建設的本身已佔用沿海及海岸濕地生物棲息環境,後續更將生產的龐大汙染排放,集中到海岸線上,嚴重破壞台灣西部海岸及沿海生物生存空間,其中,更有列為國際保育的白海豚棲地,生態的破壞失衡與生存空間的減縮,將加速這群數量已不足一百隻的白海豚,走上滅絕之路。台東達仁的「台26線公路南田旭海段計畫隧道」,破壞原始海岸林地,切斷原始海岸風貌,也切斷具文化歷史價值與意義的阿朗壹古道。台東杉原的「美麗華飯店BOT案」,財團對海岸的開發計畫,已破壞了原有海岸景觀與潮間帶生態。種種開發移往海岸線的思考方式,或許符合遠離「人口密集區域」的條件,但站在人類同屬地球生態一員的角度思考,我們卻把這樣的開發,建設在地球生態上其他生物族群的「生命密集區域」中,在思考獲利的同時,是否得同樣思考,付出這樣的代價,是否符合投資的效益?一旦失衡的生態系統,最終都將反映到人類本身,犧牲的將不只是環境,而是我們自己生存的延續。

 

海岸生態多樣複雜,扮演維繫海洋生態平衡與獲取海洋資源永續的關鍵角色
守護海洋資源、守護我們生存的延續,讓我們從守護海岸線開始,別讓我們源於海洋賦予的生命,因為種種不友善海岸線的因素,阻絕了我們享受海洋服務、投回海洋懷抱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