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鍵2,善用減法與隱形加法,啟動降溫革命!

文/人禾環境倫理發展基金會 執行長 - 方韻如
 
在十多年前台灣剛開始瘋樂透的年代,筆者曾在平溪山居。小村子方圓十里內沒有一家彩券商,心癢的同事們開始流行一種遊戲:每到樂透的開獎日晚間,大家下廚吃飯看新聞之餘,就先把自己的選號寫在報紙上,假裝有買乾過癮。晚間新聞一結束,大夥兒抱著半遊戲的心情期待開號;有趣的是,這時沒中的總爆出一陣『YA!沒中!』的歡呼,因為,既沒花力氣沒花錢也沒有損失,省下來的等於賺到了。

 

這看似無厘頭的哲學,到了這幾年,我越來越覺有趣:持家是如此,治國平天下也是如此,只講究做什麼的建設,有時付出的代價多於報酬,損失多於獲利;而思考減法的零方案,有時候避開了風險也減少了損失!

 

±2的影片又再度激起大家的危機意識,很多人問:『好沈重,還有救嗎?』答案是:當然有的!只是一定要開始革命,別再只是開party;而革命,就得從改變心法,改變戰略思維開始。

 

減法,用在思考代價的個人消費與習慣,也該用在那些不斷瞎開支票的建設思維。20年的中古屋精打細算,我們會裝潢翻修而不是打掉重建;但一旦用在公共建設,短暫的選舉週期讓我們忘了減法,不斷放縱花錢除舊佈新,或將花錢毀掉河流濕地森林等島嶼健康的維生系統,去做壽命短暫又高排碳的建設。這樣的凱子思維,只因為每個舞台上的人都需要一塊匾,連帶也送了墓碑。其實只要善用減法,少排碳多保留自然維生系統,我們就離開毀滅遠一點。

 

而減法不只是節慾,更可以有隱形的高獲益:

l      短程拒搭電梯是對輕鬆方便的節制,卻也是買健康的運動;

l      在地食材的消費是對餐餐享受風情的節制,也因縮短食物里程減少運輸貯存的能源物資消耗,但也開啟了產地品管健康掛保證的可能;

l       停止水岸山區無止境的開發,看似荒蕪的『不開發零方案』,隱形的獲益卻是低預算創造避開水患損失的積極機制,以及生機恢復的免費污水處理與農漁健康及豐收;

l       適當管制高耗能高污染的產業,看似降低國民生產毛額,隱形的獲益卻避免了出口制裁的損失,避免了其他土地依賴農漁服務業的不可回復性損失,更刺激了清潔生產新技術新商業模式的革命,成為經濟復甦的機會。

 

更革命的隱形加法,是在節制的環境資本上創造更多的利潤與服務:

l       高耗水高排熱的製造業,開始思考每一滴水每一度熱的最佳生命週期,分流回收循環利用,廠房更舒適了,電費水費更省了,被綠色採購接納的機會更多了。

l        溫哥華冬季奧運沒有新場館,只用20年的場館朝高採光水回收太陽能發電翻修,省下8倍的場館新建費用(與建材運輸施工、土地開發的碳排放),開目前就活化成為社區的運動中心。

 

這是一場該踏著進行曲振奮前進又高度警戒的革命,我們還有機會,因為我們曾經參與過成功的革命:

 

l        臭氧層在南極上空的破了大洞是20年前的人們所知的頭號環境危機,過量的紫外線輻射致癌的壓力,促使國際公約限制普遍用於冰箱和空調設備的氟氯碳化物等污染物。在這場直接影響製造及使用的革命後,過去6年這個洞以不再擴大。

l       10多年前那樣一個大鋼鐵廠與黑面琵鷺還在僵持不下的年代,大家都懷疑,保鳥棄工業區之後地方上要怎麼發展?在槍擊與中毒事件頻傳的保育人士也悲觀地守護著最後的黑皮族群。重視環境多元價值優先於工業的這場革命後,七股沿海的濕地漁業除了仍維持生產,也成了海岸觀光旅遊的招牌,這種瀕危的國際保育鳥類度冬族群量更屢創新高。

l       台灣曾經垃圾淹腳目,在歷經垃圾場址不斷衝突抗爭的年代後,10年前台北市開辦處理費隨袋徵收及強制分類後,至97年市民垃圾費負擔已由每戶每月144元降至不到1/340元,垃圾量更減少了60%,資源回收率達40%。使用者付費的革命,幫我們省了錢也減少了垃圾掩埋或焚化得付出的其他代價。

 

過去20年累積的共業,成為現在極端氣候的惡果,而現在努力的福報,要過15年左右才能看到成績,因此在這倒數計時的生存遊戲中,快開始加入降溫革命吧!因為,我們都不想看到:

l       本世紀全球均溫上升攝氏0.7,而台灣陸地已上升0.8,周遭海溫更已上升1。以台灣的地理條件,每增溫1,降雨強度變成2倍,年年都可能有莫拉克。

l       全球增溫1,多數珊瑚礁消失,50萬種以上的生物消失,地球最大貯碳系統瓦解,更多碳被釋放到大氣。

l       全球增溫2,格陵蘭冰棚將無永凍,夏季全面冰融將使海平面上升至少5公尺,台北在內的平原地區都將泡水,可用的淡水源更形短缺。而如鏡面反射陽光熱源的冰川一旦變成深湛的海洋,地球如同穿著黑衣吸熱更多。

l       全球增溫3,夏季高溫時樹木改成吸收氧氣呼出二氧化碳,亞馬遜雨林大旱開始延燒大火,數億頓碳釋放,宣告GAME 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