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地保育,團團圓圓生命不可承受之重! 
 
/人禾環境倫理發展基金會 副執行長 - 李芝瑩
 
胖打(panda,大貓熊)團團與圓圓即將打著「移地保育」的名號遠離家園,再也無法跟他的家人團圓,要來台灣當一輩子的異鄉遊子。這裡沒有「媽媽的味道」的竹子、沒有臥龍寬敞的空間、沒有牠們適應氣溫…..,取名團團、圓圓,真是符合華人取名的原則:「命中缺什麼、就取什麼名!」

所謂「移地保育(ex situ conservation)」,是將種原材料在原棲地以外的地區進行繁殖並且保存,而進行移地保育的先決條件,是在新的復育地能提供該物種合適的生存環境因子。

在台灣,就有不少移地保育成功的案例!水雉因高鐵行經棲地,而在台南官田設立復育區,為水雉搬新家;原只在雪霸國家公園七家灣溪復育的櫻花鉤吻鮭也在太魯閣國家公園南湖溪放流,把「雞蛋分散在不同的籃子裡」;水利署為落實湖山水庫環評生態保育承諾,誘捕珍稀保育類動物食蛇龜也放到淹沒區外的棲地;「千湖之鄉」桃園縣原擁有大量台灣原生種水生植物,但在開發的壓力之下,許多官方或民間團體成立庇護中心,把這些即將滅絕的植物保存下來……

放眼這些台灣重要並成功移地保育案例,都是將物種「搬家」到合適生長的環境,才有辦法達成「移地」+「保育」的成效!

但胖打呢?沒有習慣口味的竹子,得住在水泥建築的動物園(雖然是耗資三億的豪宅,並兩隻齊享台灣黑熊50倍以上的預算),還要頂著住台灣高溫濕熱的天氣,更要團團與圓圓兩個面面相覷,兩熊感情再好,也很難「多子多孫」、「增產報國」,有朝一日他們蒙主恩召、上天堂去跟家人團圓時,哪裡看得到「移地保育」的成效?

團團、圓圓悲慘的命運已經無力可回天,他們即將悲哀地在熱烈歡迎聲中抵台。相信爸爸、媽媽、老師正迫不及待地籌畫台北市立動物園團團圓圓之行吧?為團團、圓圓感到悲哀的同時,只好提供一份胖打背景及移地保育資訊為主軸的解說資料,盼各位大德善加利用,讓團團、圓圓的苦命有所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