廬山記憶 清境危機 – 隨時提醒的土地教訓
 

/人禾環境倫理發展基金會 副執行長 - 李芝瑩

 
      十歲之前,廬山是每年春天必遊之地,模糊的記憶、清晰的畫面裡,總記得走過一座吊橋,來到落英繽紛的山間小鎮,飄來陣陣香菇與金針的清香,溫泉的熱氣在山澗裡升起。旺季裡不算擁擠的人潮,開啟了兒時「人與山水」的對話,也啟蒙了對大自然的熱愛。

       大學的某一年,重回廬山尋找兒時的記憶,但未到吊橋前早已被林立的商家倒盡胃口,不屬於本地的農產品掛著土產之名招搖撞騙,全台都可看到的小吃與紀念品充斥著街坊,熟悉的矮房子旅店也全被林立的溫泉飯店取代,記憶中的廬山好似消失在夢裡。

       此後,清境農場取代廬山,成為我在中部山區一塊夢想之地,青草地、碧山巒、時而晴空萬里、時而雲霧繚繞,真是「清新空氣任君取,境地幽雅是仙居(清境之名的由來)」!

       未料,幾年之後,清境出現了全台海拔最高的便利商店,引進了南半球來的綿羊剃毛秀,標榜歐風建築民宿打造的「台灣小瑞士」,清境失去了原汁原味,加上缺乏統整的觀光策略,以及未經配套的交通規劃、產業轉型、土地開發、環境影響評估,清境已經不清靜!

       今年九月,辛樂克颱風重創廬山,旅館蓋在行水區上,拿建物當檔水壩,儘管我兒時記憶中飄著雲霧、落著櫻花的廬山早已不再,心痛的感覺卻只會更深沈。接著,跟我一樣愛著「清靜的清境」的學者、遊人,也開始預言清境周邊的民宿都蓋在邊坡上,再一個辛樂克,清境就會變成下一個廬山,心又不禁更加糾結!

       隨著年齡增長,我擔心的不再只是那「兒時中部山區印象」的消逝,也不再只是「誰是下一個廬山、下一個清境」,而是大眾健忘的功力。辛樂克風災結束後不到兩個月,廬山的教訓似乎已經成為區區少數人的事兒,清境的開始辦起各種節慶喚醒遊客回潮,喧囂之中的遊客似乎已經不再記得專家的警訊。

       雖然每個環境議題都有一群默默守護的人在關心著、努力著,清境必然不例外。但當大部分的人忘記了它潛在的危機,過渡消費這塊土地的同時,就像天平重重的一端,讓掛心清境未來一端只能輕輕的漂浮在半空中,難有制衡的力量,可能真要等下一場災難來臨,才能又喚醒大家隱藏的記憶。但之後呢?是不是又再次健忘?

       最近,有網友在本會網站「環境異言堂」展開清境危機的討論(舊網站已於2010年2月份關閉),顯然是好事一樁。無論事關清境與否,持續地關心台灣土地問題,比只在乎遊樂的一時之快,還有更大的機會享受更長久的美好。雖然廬山、清境的消息已經消失在近日的媒體報導中,但希望仍有不時的討論與提醒,讓我們隨時思考「人與土地」長久的利益與共存關係。

 

參考閱讀:國土復育條例下清境農場的哀愁與美麗http://old.npf.org.tw/PUBLICATION/SD/094/SD-C-094-003.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