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灣螢火蟲季,商家賺錢、環境倒賠!
 
--本觀點作者為賴鵬智
      (人禾環境倫理發展基金會董事、野FUN生態實業公司總經理、參與數環境團體行動)
 
新竹縣橫山鄉內灣村從2000年開始因螢火蟲而爆紅,每當賞螢季節,內灣總是人山人海,商家樂開懷。

不過因為遊客素質差,加上地方只想搞經濟較無心力放在環境品質維護上,造成螢火蟲棲地被踩踏、大量螢火蟲被捕捉、垃圾滿地、遊客隨處便溺等,迫使新竹縣政府、橫山鄉公所在2006、2007二年停辦所謂的「賞螢季」大型行銷活動,想讓螢火蟲棲地休養生息。

停辦活動的這二年,內灣遊憩人潮稍減,造成重辦大型活動招徠遊客的呼聲不斷,於是促成新竹縣政府在今年又重新舉辦大型活動,由一家行銷公司承辦。今年的活動主題是「風華再現-內灣、桐花、螢火情」,除了促銷內灣外,也納入由一廢棄國小整修後的新遊憩點-「大山背人文生態館」。

為了延續對內灣的觀察,為了瞭解活動情形,為了將來能在行政院永續會「內灣生態旅遊總量管制工作圈」會議中建言(如果還有開會的話),只好對一位好朋友的婚宴與生態旅遊協會會員大會說抱歉,我把五月三日沒睡覺的十多個小時都給了內灣。

上午九點前到達內灣,開始一整天活動與內灣環境的觀察。


中午前遊客量與暑假週末假日差不多,下午開始陸續湧進車潮與人潮,不過與2002年一天湧進6-8萬人的盛況相比,商家應該是不滿意的。

此活動我特別注意所謂的「螢火蟲生態導覽」是如何進行的?大會規定「每日四梯次」,分別是17:00/17:20/17:40/18:00,每梯次25人為限,並且是下午四點接受排隊登記。我很納悶,政府花好幾百萬辦活動,遊客量沒有6萬也該有個1萬吧?竟然只請了四位解說員帶一百位遊客導覽解說,這擺明只是虛應故事而已。

四點不到,服務台前排隊登記參加導覽解說的隊伍已呈長流,一百人很快額滿,對未登記到的人,服務人員說仍然可以旁聽。於是,有登記、沒登記的遊客幾十位混雜在一起由一位解說員穿梭在人潮中解說內灣戲院、廣濟宮、內灣派出所,再帶到賞螢區。我實在不懂,這樣的登記制度有何作用?

因為太早到賞螢區,遊客呆坐路旁等天黑。


天色漸暗,人潮綿延不絕湧進賞螢區,當零星螢火蟲開始出現,遊客歡呼聲不斷。天色黑了,螢火蟲一閃一閃在路邊草叢飛舞,遊客聚集路邊觀賞討論。雖然賞螢區是一條寬闊的柏油產業道路,而且綿延好幾公里,走在其間只覺到了士林夜市般,人聲鼎沸、摩肩接踵。不少人買了路口小販賣的螢光棒,一路到處有閃耀的螢光,又感覺似乎到了熱門演唱會現場。

偶有遊客抓螢火蟲或開手電筒,但比例甚少,大致上感覺遊客素質提升了。我對一些人提出勸導(不要抓螢火蟲、關手電筒),也都獲得善意回應。但太多人拿著五顏六色的螢光棒,憑我一個人勸導實在沒辦法,只好作罷。

地方人士在路口阻擋汽車進入(當地住民除外),這是很好的做法。但沒有「糾察隊」在沿線監督與勸導遊客不當行為,這是美中不足處。而解說員在天還未全黑,遊客看到幾隻螢火蟲後,就帶著部分聽解說的遊客下山,似乎趕著「下班」,沒有留在現地繼續發揮解說功用,殊為可惜。

我實在搞不懂,一萬人上山賞螢後,對螢火蟲認識多少?對環境保護與生態保育的認知有多少?這樣的活動有何意義?只為了讓商家賺錢?

內灣人士對螢火蟲似乎只是把牠當作商品來賣,所以賞螢活動的規劃還是不盡周全,對螢火蟲的保護也只是口惠而實不至,對賞螢區光害的防止尤其不在意,所以賞螢區路口的民宿「星光流域」、攤販及途中的公廁都燈光耀眼,而民家在螢火蟲棲地上方放煙火更令我吃驚。

主、承辦單位及地方人士犯了台灣人辦活動的通病,就是只在意活動人潮,卻忽略環境品質的維護,尤其廁所清潔與垃圾處理這二項。內灣火車站垃圾桶在下午五點多已經滿溢,鐵路局無人處理。內灣街頭垃圾桶在下午五點多也滿溢,直到晚上七點多還是沒處理,逐漸堆成垃圾山。

而大山背人文生態館停車場垃圾子車看樣子是前一天就滿溢,雖然明知今天要辦活動,同樣無人想到要事前處理,好讓旅遊環境美觀一點。

在台灣常看到的是遊客在髒亂的環境中遊玩不以為意,旅遊地居民與商家對髒亂的環境也引以為常,台灣人真的對髒亂麻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