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四隻丹頂鶴蒞台看丹丹命運
 
本觀點作者為賴鵬智
(人禾環境倫理發展基金會董事、野FUN生態實業公司總經理、參與數環境團體行動)
 
20071124下午四點五十七分接獲中華大自然教育推廣協會老伙伴鍾文聲大哥來電,告知在北海岸賞鳥時,親眼見到四隻丹頂鶴飛到台北縣金山鄉清泉村,飛在天空的身影還被他拍到。
 
因為丹頂鶴是超級迷鳥(台灣不應該是牠的航道或棲地),也是華盛頓公約(瀕臨滅絕野生動植物國際貿易公約)保育名錄Ⅰ之物種,消息傳出一定招來許多鳥友觀賞,更會引來大群鳥類攝影者聚集。而台灣這幾年鳥類拍攝倫理愈來愈淪喪(跟台灣政治演化同步),部分拍鳥者用各種不當或干擾的手段,如以麵包蟲誘食、以錄音誘出、除草將隱密處顯露或排除障礙,只求接近或吸引目標野鳥,完全不管是否影響自然環境或干擾鳥類行為。

這幾年因為數位相機普及使得拍鳥者大增,但許多拍鳥者只是基於挑戰性與虛榮心,完全沒有生態保育與環保觀念,沒有尊重生命的認知,更別談拍鳥時應該注意的規範與倫理,只求拍到鳥可以PO上網就是了。

丹頂鶴長途迷航到台灣,現在一定非常疲憊虛弱,亟需覓食與休息,如果受到拍鳥者不斷欺近的干擾,將嚴重影響牠們的作息。但消息遲早會曝光,乾脆一次大量曝光,讓看鳥者與拍鳥者都來,看鳥者會監督拍鳥者,拍鳥者應該會收斂些,藉此減少干擾丹頂鶴的機會。因此決定通知媒體,也通知中華鳥會及台北鳥會準備後續因應措施。20071125聯合報頭版刊出鍾文聲大哥拍攝的四隻丹頂鶴剛飛到台灣上空的相片,以及周士登鳥友拍攝落地後覓食的相片。

四隻丹頂鶴來台,絕對是生態大事,鳥會系統、政府相關單位(如農委會、台北縣政府、金山鄉公所、北觀國家風景區管理處)及學界如何處理,倒是可以持續關注的。

這讓我又想起關在台北動物園形單影隻的「丹丹」,牠於20031112飛到台北縣貢寮鄉的田寮洋,是暌違七十一年,繼1932年紀錄後再出現的第一隻丹頂鶴。沒想到牠命運多舛,20040916因闖入新竹空軍基地,被空軍以散彈槍轟擊,身中六顆鉛彈,奄奄一息,空軍發現他是隻極特別的鳥,因此趕送到台北動物園醫治,幸好動物園獸醫群醫術高超,竟然救活且逐漸康復至活蹦亂跳。但可憐的牠卻因人類錯綜複雜的因素及各方不同居心的角力,導致牠野放無望,至今仍被關在動物園牢籠中,仰天常泣!

「丹丹」若有知,一定憤慨為何無辜的牠要持續被關著,而那些淘空企業、淘空國庫、貪污舞弊的政商高層及其眷屬為何都能逍遙法外,繼續吃香喝辣、招搖撞騙!該關的不關,不該關的被關,天理何在?!

牠一定後悔當初怎麼會飛到台灣,飛到一個沒有是非公義的地方,政府有政治魔咒,連民間社團也意見紛歧拿不定主意。可憐受害的「丹丹」沒有發言權,也不會綁白布條抗議,四年來間或有波瀾,但總沒有定論,「丹丹」就逐漸被遺忘,遺忘在台北動物園的一角;而「讓丹丹自由」的呼聲也隱沒了,隱沒在沒有自然大愛的「台灣人」心中!

是「丹丹」心電感應喚來四隻同類嗎?他們是來探望牠?或是要來帶牠走?

這四隻會在台灣留多久?如果留得久,又會生出哪些事端來?「丹丹」會因為牠們的到來而再度被重視嗎?「丹丹」的命運會因此而改變嗎?我們拭目以待!

註:華盛頓公約保育名錄共有Ⅰ、Ⅱ、Ⅲ種,名錄Ⅰ納入所有因為或可能因為貿易行為而瀕臨滅絕的種類,因此這些物種及其標本的貿易必須經過特別嚴格的管制,才有可能使其繼續生存而不在未來滅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