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大江南北,會四海英雄,遍嘗里山里海新滋味!
~林務局第二屆「里山倡議精神的實踐」研討會(上)


人是大自然的一份子嗎?
人類社會與自然和諧共處是遙不可及的夢想?
還是藏身於日常生活中的點點滴滴?

林務局「里山倡議精神的實踐」研討會於2012年11月15、16日在台北市舉辦,由來自日本、大陸、香港、台灣各地的學者與NGO代表分享各地實踐「里山倡議」精神之案例。


         2010年生物多樣性公約第10次締約國大會,提出「里山倡議」。關於「里山」範圍的定義在這次研討會中,日本龍谷大學教授谷垣岳人詮釋日本語中的『里山』是指人類一直利用的森林,大約是從自家聚落出發一天可來回的森林範圍,或是山邊的梯田與薪炭林綜合的鑲嵌體。觀樹教育基金會洪粹然執行長更以成龍溼地說明了:里山不只是山,而是精神,運用「里山倡議」概念架構來檢視成龍溼地計畫,打造成龍新里海案例。東華大學李光中老師說:「里山是人地互動,是保護區外的保護區」。中國科學院閔慶文主任則是以「生態農業文化」介紹大陸正在進行的農業文化景觀保護工作。可見「里山倡議」內涵所實踐的地理位置、人地互動機制、歷史文化背景因地制宜有所不同,而「里山倡議」的內涵由發起的日本環境省與聯合國高等研究院整理出關鍵行動模組,如下圖所示:


        去年(2011年)里山倡議研討會的案例:新北市貢寮水梯田、新北市八煙聚落水梯田、花蓮石梯坪水梯田、雲林口湖的成龍溼地。今年研討會分享的案例除上述水梯田與成龍溼地之外,共襄盛舉更多的案例:日本龍谷森林、日本越後妻有大地藝術季、香港塱原水稻田復育、中國農業文化遺產研究與保護實踐,台灣的花蓮吉哈拉艾文化景觀、新北市坪林台灣藍鵲茶、台南市官田水雉、嘉義布袋鹽田等。這些不同空間與時間尺度的案例中,可見到各地因應環境條件的問題點之不同,而因地制宜不同的執行方式,以及共同所面臨農村人口老化問題。




        新北市貢寮水梯田、新北市八煙聚落水梯田、花蓮石梯坪水梯田、雲林口湖的成龍溼地等老同學在今年”同學會”中除了會場內議程中交流各地的執行經驗,會場外有個展示執行成果的交流的機會,所呈現出一級產業的農產品或是三級產業的創意商品,都可見農地餵養人們的不只是非常重要的糧食價值,也到了如閔教授所說的「吃文化」的時代。



        其他帶不來會場的生物多樣性價值,以及運作經驗就在議程中分別說明今年執行的工作內容:像是貢寮定期監測調查紀錄指標生物,並以地景生態學中廊道的概念突顯出水梯田作為生物多樣性保存上熱點的重要性。八煙以創意產業行銷八煙之美為農村注入新的活水。石梯坪在前年動員部落人手恢復水圳復育水梯田後,以自然藝術節創造機會讓藝術家與當地孩子共同再水梯田中創作。成龍溼地延續自然藝術節與厚實的社區動員力嘗試小規模的工程,建造了社區種植植物的小園地,創作出恢復農耕生機的期待,並嘗試規劃出減緩抽水危機養殖池的新設計。





*下集分享:「里山倡議精神的實踐」研討會中更多國內外案例分享、里山倡議的國際夥伴關係(The International. Partnership for the Satoyama Initiative, IPSI)